整个遗忘之河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冥界花藤覆盖天地,有的长到数十万里之高。

三应天走了进去,避开了灰原的追击。

灰原的打击很狠,每一击都用尽全身力气打在三应天身上,直到三应天的头上出现了十多个疙瘩,宛如佛祖一般。

“连秦掌法!”

三应天终于抓住了机会,调动了手掌的秘密,施展了手掌的神通。

掌中的秘密极其深奥,他至少掌握了其中的30%到40%。

当他右手一拍时,从他身体中涌出的手掌上规则的神纹如弦般震动,发出阵阵古筝之音,直接击中了灵魂。

这种神奇的手掌之力,不仅攻击肉体,更攻击灵魂。

下面的桑图河,在掌风的影响下,居然倒转,流到了数千英尺高的地方。

灰原不敢对天级神力大意。他随即形成手印,在身前凝聚出一道直径数十丈的黑白阴阳印记,生死之气在其中循环。

这是使用无极的印记!

出乎灰原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

王川的死亡能量,居然被无极圈不断吸收。

死亡之气进入无极圈后,只循环了一个星期,就被转化为大量的生命气息。于是,死亡的能量和生命的能量一次又一次地开始,它们的威力迅速增加。

三应天的天琴掌印击中了黑白阴阳印记的中心,只引起了一层无法打破的涟漪。

“这……很有意思!

就连灰原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

这里的死亡气息实际上向他靠拢,帮助他抵御敌人。

就像整个王川河一样,他们必须服从他的命令。

在三应天看来,这是嬴思道士修为出众的体现,他觉得如果继续战斗下去,就是在羞辱自己。为什么不把它带到灰海……

让他为自己的傲慢和自负付出代价。

“生与死两灵……就是这样!

尚天眼中浮现出一抹恍然大悟的神色。看完这句话,他的能量溢出来,万里七彩的云彩出现在他周围,照亮了无尽的黑夜。

三应天想要撤退,却被尚天拦截。

天秦掌法再次出现。

尚伊恩使用了道天煌印。

万里七彩云朵与掌纹一起喷涌而出,耀眼而有力。

三应天早就发现了躲在黑暗中观战的商天。和他打了一拳后,他哼了一声,“你终于失去了镇定吗?你要和巴布宗忠为敌吗?

听了这语气,灰原就知道,三应天和尚天应该早就认识了。

尚天站在三都河边,右臂披在背后,红胡子随风摇曳,道:“是你先触犯了祖戒。

“祖戒是明祖定的,明祖自然可以修改。大劫即将来临,天地将改变,八位追随者将诞生,他们将在世界上强大起来。“三应天说。

尚天若有所思,问道:“明祖在灰海吗?

“什么?你害怕吗?“三应天说。

尚天又问道:“明祖在灰海吗?

“如果你有胆量,就跟我来。”

三应天瞥了一眼掉入三都河中的明洛天网,挥手将它从空中收了起来。就算要带领他们两人去灰海,也得先找回宝藏。

谭拓克西提嘎巴用双手掌打出十万梵文字,粉碎了三英天向明罗天网延伸的神气和规则。

“海海,我得走了!但我不会和你一起去,我会先压制你,然后再去。

灰原正要冲向三应天,与他拉近距离,却看到尚天先出手,与三应天相撞。

哪怕是有祖神纹和冥界教团遍布整个空间,两位天主的交战,也摧毁了千里之外的土地。

商天演化出三种一模一样的天尊法形,将三婴天包围起来,各种神通和秘诀如狂风暴雨般倾泻而出。

“诸神黄昏!”

“光破魔术!”

“天光之指!”

每一种神奇的力量都是无限神秘的,各种奥秘、规则、命令,营造出混乱暴力的战场。

这就是天尊级别的战斗方式!

与之前不同的是,在灰原的猛烈追击下,两人几乎没有发生过魔力碰撞。

“商大胡子太厉害了。他已经完全融合了神尸和魔尸的力量。难怪他这些年这么低调,一直隐居在苦练。有了这三尊法像,半祖就很难了找到一个对手。灰原叹了口气。

当然,这三尊雕像也比不上三具尸体的分离,也达不到三倍的战力。

不过,还是可以大大提升尚天的战力。

谭拓克西提加巴收起明罗天网,像袈裟一样凌乱地披在身上,走到灰原面前说道:“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这个大胡子男人是敌人还是朋友?

“我怎么知道?”

灰原耸了耸肩,大声道:“尚天,你想让品道帮你吗?

“不用了。”

尚天的神音,从神光最亮的地方传来。

“咱们一起去镇压三英天吧。记住,三应天是属于我们的。

灰原拿出之前锁住黄天的神链,扔给谭拓克西提加巴。随即,他手持健忘降魔杖,冲进了天尊级道士战场。

“不需要别人……嘿,阿弥陀佛!

谭拓克西提加巴捡起碗一样粗的神链,向前一跃。过了一会儿,他也消失在天尊级的神仙级战技光芒中。

灰原一跃而过尚天法显的肩膀,斩出手中的降魔杖,那杖竟然化作数万丈之长,宛如一根天柱坠落。

握住棍子后,三应天吐血,迅速撤退。

他能够踏入天尊层次,所以他肯定不是一个普通人。他指尖有各种神奇的交流,脚下的阵印,头顶的星辰,都是他多年刻苦训练后的王牌。

但是,对付一个上天,手段都用尽了,能做的事情是没有极限的。一个人怎么能对抗两个人?

“把所有的神佛都抓回来,放回天网,把剩下的鬼魂全部收集起来,落入冥界。”

谭拓克西提嘎巴踩着吉祥云,说出和之前三英天一样的话,然后撒下了冥界的网。

灰原抬起头,眼皮抽搐了一下。

这个鲁莽的和尚是想把他纳入网中吗?

灰原张开双臂,激活了无限圆,希望能恢复到原来的粒子状态。

三应天知道明罗天网无法将道士困在对面,但道士使用逃跑的手段似乎需要时间。为了反敌,他放弃了逃跑的机会,移到了灰原身边,一掌出击。

灰原挥舞着棍子他的反手。”

能量涟漪汹涌澎湃,两人同时爆发。

明罗天网坠落,同时覆盖了三应天和灰原。随着天网的迅速扩张,空间也在迅速缩小。

三应天邪魅一笑,身躯化作一团蓝色火焰,居然与明洛天网融为一体。

蓝色的火焰在明洛天网周围徘徊,朝着灰原冲了过来。

“完了,你骗了圣司道士!”

谭拓克西蒂加巴狠狠地拍了拍脑袋,从天而降。明亮的佛光从他脚下涌出,向着冥界之网而去。

商天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调动神光和弑神令,对灰原和蓝焰发动了不分青红皂白的攻击。在这种情况下,没有办法避开灰原,只能攻击三应天。

三应天之所以选择在明罗天网中与灰原对峙,有两个原因。

首先,明罗天网毕竟是他的战宝。虽然只是被谭拓克西提加巴献祭,但武器的神灵并没有完全驯服。他完全可以利用明洛天网的力量来压制灰原,从而化被动为主动。

其次,他认为只要他和灰原在明罗天网内,为了避免意外伤害,谭拓克西蒂加巴和尚天只能退到一边,无法围攻他。

但他算错了!

性格鲁莽,做事直截了当。

尚天泽是一个只在乎结果的人。既然机会就在眼前,他也不会放过。再说了,他和圣思道士没有交情,四大强者一起战斗,

碾压了一大片祖神纹和冥祖宗教团。

大约半个时辰后,明罗天网中只剩下三应天,身上绑着一条神链。神链上,流淌着半祖有规律的神纹。

明罗天网不断缩小,最后与三应天的皮肤融合成网状,时不时闪烁。

谭拓克西提加巴盘腿坐在三婴天旁边,用金色的佛焰祭祀明罗天网的神灵,防止再发生意外。

灰原和尚天站在十步之外。

尚天身材高大,身高超过两米。他下巴上的深红色胡须像扫帚一样浓密,直直地延伸到肚脐底部。

“你是传说中的生死老人吧?”尚天说。

灰原笑了笑,道:“残余灵魂已经回归并重生。请上天从现在开始叫我品道嵊思。

尚天眼神深邃,不动声色,没有任何情绪,道:“我很好奇。以你的修为水平,为什么只用体力?

“尚天觉得品道的修为有多高?”灰原反问道。

尚天想了想,道:“不会低于半祖初期!你要是全力以赴打压三应天,岂不是很难?

灰原摇了摇头,道:“错了!品道怎么会像残魂一样强大?他只是用体力误导三应天,吓唬他。其实,品道最强的就是他的肉身。否则,它就一团糟了。

尚天根本就不相信圣思道人的话,只觉得自己在示弱。

不过他也解开了心中的疑惑,心想:“我想老爷子一定是带走了他前祖的肉身,所以肉身之力可以如此强大。

生死老人一度被怀疑是九大巫祖之一,可见他生前修为强悍。

他的体力再强,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尚天也能回答品道的一些问题吗?”灰原问道。

商天之所以对三应天出手,之所以能够站在这里和嵊司道人对话,是因为他想合作,结成联盟。

毕竟,他太清楚八师团的威力了。

“但问问也无妨。”

尚天言辞认真,笑容灿烂。

灰原问道:“尚天以前认识三应天吗?

“我不但认识三应天,年轻时还去过灰海,在灰海修炼过一段时间。”尚天说。

灰原面色不变,道:“我从来没听说过尚天有这样的经历。

尚天道:“当年,还只是神明的昊天,找了三千名年轻修士,到荒野中寻找碧罗关。三千人去了,但我是唯一一个回来的人。其余的都会灭亡!

“没有这次传奇的经历,没有昊天的大力支持,我们怎么可能达到今天的修为水平?”

灰原道:“所以,那石宫中未知的存在,就是昊天?

尚天道:“漩涡世界被盗,慈航尊者不见了。这对西方佛教界来说是一个沉重的打击。这对西方宇宙和天堂来说也是一件大事。

“他在哪里?”

灰原其实挺高兴的。

有了浩天,很多事情都会变得容易。

尚天盯着灰原,道:“道人代表哪一派?神圣世界?还是远古生物?

“品道不能代表自己吗?”

灰原眼中闪过一丝冰冷的骄傲。

尚天知道问问不会有结果,所以继续试探也没意义,说道:“你属于哪一方无所谓,只要你不和明祖在同一阵营就行了。

“没错!”灰原说。

尚天道:“情况比你想象的还要危险!不仅漩涡世界被盗,掌管天堂的般若和掌管生死之灯的黄天也发生了意外。我和昊天天尊来到了生死之星,正要进入最后一刻,又收到了一个更可怕的消息。

“《生死之书》被拿走了!”

灰原道:“这怎么可能?颜焕宇是现在的半祖,孟乃河可不是一个容易的人。谁能从他们手中夺走“生死之书”?难道是……尸梦之手?

“不知道!”

尚天微微摇了摇头,道:“无论谁拿走生死之书,都要挡在碧罗关外。

“为什么?”灰原问道。

尚天道:“天尊昊天推测,冥界老祖要发起少量的磨难了!以三图河为媒介,连接宇宙中所有的生命星球和大世界,以“生死之书”为终极,勾勒出世间所有生灵的命运。生与死,收集所有的生命能量、血液、灵魂和意识。

灰原倒吸了一口气。

尚天道:“这只是天尊昊天的猜测!明祖是否会这样做以及如何实现尚不得而知。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尽最大努力阻止它。

“毕竟,明老祖若是吞噬了所有生灵,恢复了修为,所有人都会死。道师,你愿意帮我们吗?你比任何人都更了解《生死之书》,你更了解碧罗关。你觉得明祖怎么样?目的是什么?

灰原眼神一变,想了想,说道:“此刻最重要的,就是夺回漩涡世界、天堂世界、生死之灯。至于生死之书,恐怕只能留给昊天了。我希望他能解决这个问题。难不成去阎罗氏夺取《生死之书》的人,就是明祖真身?

从远处的天空中,可以听到战斗的声音。

片刻之后,浑身是伤的孟黄娥如流光般飞了过来,落在了城中。灰原,极为虚弱的说道:“圣司道士,出事了……慈航尊者…尊者……“

她极度虚弱,身体和灵魂都受了重伤。话还没说完,她娇弱的身躯一晃,向着灰原扑了过去。

灰原连忙上前,一把抱住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