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墓上空的天空总是漆黑一片,乌云密布。

地上随处可见断剑。

这里寒冷而苦涩,但有高耸的火山不时喷出熔岩。

在剑墓深处,在幽冥地牢的入口处,有一块一百英尺高的黑色巨石。

石头的表面像镜子一样光滑。

寒风吹拂下,至尊穿着灰白色的布,坐在一块巨石下,白胡子飘扬。

罗水寒站在至尊身后十丈远的地方,身影笼罩在雾气和雨水之中,手里拿着画笔,像灵波仙子,朦胧脓脓,像一棵美丽的青竹,或者一棵高大笔直的青松。

他们望着远方,等待着什么。

三道璀璨的神光划破黑暗,出现在巨石之下,凝聚成帕斯卡、杰爷、池瑶三人身影。

无上师的头发白如霜,布满皱纹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道:“若尘,你又进步了!

“泰师傅,你不怪我吗?”帕斯卡问道。

精心布置,但毁了。

至高无上的存在走出了幽冥地牢,在这里等着。毫无疑问,他知道谁是幕后的始作俑者。

最高领袖摇了摇头,说:“其实,我并不完全确定。一不小心,昆仑界就会在我手里毁掉。但我只能这样做,否则我死后,昆仑界依旧无法逃脱毁灭。局。如果我能在你死前帮你除掉一些人,你承受的压力自然会小一些。

自古以来的数千万年里,昆仑界孕育了天魔、二儒祖、不动明王等一大批惊人人物等,将昆仑界推向了历史的巅峰。圣人、阎罗氏族和远古生物是无可比拟的。

但是,上升的东西必须下降。

近十年元惠,昆仑境接连遭受大劫,从巅峰跌落到深渊。

不过,幽冥地牢、大师墓、二儒祖祖的祖界天妖山,也包含着《天妖石雕》《明后经》等修炼法门,绝世的“不动妙法拳”和《无言剑手册》的神通,都是这个世界梦寐以求的东西。

如果至尊死了,昆仑界又怎么可能保护这些宝物?

当第三次大灾难来临时,恐怕天下真的要灭亡了!

至尊看着帕斯卡,眼中的忧虑消失了,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神色,道:“你成长得比我预想的要快!如果将来,谁c重组秩序,为灾难中的每个人找到出路?“,一定是你。你必须承担起这个责任!

千古皇后和迟行天相继赶到,听到至尊的遗言,他们都感到难过。

无上师看了众人一眼,说道:“你们一定要全力协助他,共同撑起昆仑境的未来。

迟行天眼眶通红,怒吼道:“有人泄露了消息,本该被引诱到昆仑界的强者全部撤退了!如果我知道叛徒是谁,我会把他活活吃掉。

帕斯卡瞥了迟星天一眼,然后拿出乌杜巴拉花和玛尼珠,道:“泄露消息的叛徒……是我。我去了黑暗的深渊,找到了乌杜巴拉,这足以继续大师的工作。生命是三十万年。

千古女皇和罗水寒都是心中能藏住情绪的女人,但此时此刻,她们都喜出望外。

迟行天愣了一下,然后放声大笑:“你帕斯卡,你居然在玩肮脏的把戏。这朵乌杜巴拉花真的有那么强大吗?

无上师神色不难过,说道:“若尘,你干得不错,大师傅很感动。过来吧,大师有个秘密,我只能告诉你。

帕斯卡没有走过去,而是往后退了几步,轻轻摇了摇头,道:“师父,你别再把我当孩子了!其实以我现在的修为和精神意志,就算你能压制我,只要我不愿意,也不能强行将你的灵力修炼见解传给我。

刚才还开心的几人,顿时又紧张了起来。

至尊叹了口气:“太晚了!

“时间够了!”

帕斯卡说:“玛尼珠可以加速乌杜巴拉花的成熟。相信大宗师既然还有自毁神心的力量,就一定能够坚持到乌杜巴拉花成熟的那一天。

最高领袖摇了摇头,说:“我的意思是,留给你的时间不多了。你必须以更快的速度成长。至于我……我是一根老骨头。就算再活三十万年,我还是能长大的。有什么意义?

“以我的教诲,以你的资历,成就圆满灵力指日可待。若是有乌杜巴拉花的帮助,以后很有可能用灵力证明祖道。

“灵力和武功都是祖先。只有打破从古至今的权力限制,才能创造更多的可能性。

帕斯卡走到最高领袖面前,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以无比坚定的意志说道:“从今以后,我要走自己的路。将来,如果我想重组,为什么世界秩序需要无上阵法师的帮助来应对灾难?大师,我需要你再活三十万年,和我一起对抗无与伦比的敌人,而不是一个人死在这里。“

这一刻,帕斯卡终于展现出一代英雄的气势。

就连至高无上的存在,在气势和意志上,也被他压制住了。

千古女皇、池瑶、杰大人、迟行天、罗水寒,神情都凝重,或锋芒,或炯炯有神。

帕斯卡身上的灵力,让至尊盯着他看了很久。

迟行天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动,问道:“有了乌杜巴拉花,至尊的精神力能否完全恢复?

“有机会!但这至少需要一万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戴尚说。

“大爷,你放心吧,去剑阁疗伤吧!接下来,将昆仑界交给我,我会为你保护一万年。帕斯卡看着众人,道:“皇后,你们负责安排人手,寻找全宇宙的人。帮助大师恢复精神力的珍贵药物。

迟行天翻了个白眼,道:“你可以借鉴天龙界、千行文明、五行寺、盘古界等大势力。我脸皮厚,所以我就去。

千古皇后和迟行天心情沉重,看到了对未来的无限希望,纷纷离去。

离开剑墓后,帕斯卡、杰老爷子、池瑶三人一起商量着接下来的打算。

迟瑶说:“我们若是这么大地收宝,人家就会猜到我们的目的。没有人会希望至高无上的存在会康复,包括一些来自天堂的人。到时候,会有强者来。攻击。

帕斯卡道:“不一定!那些真正有权势的人都在珍惜自己的生命。他们可能认为这是我们安排的新游戏,是为了引诱他们到昆仑境。龙叔无论在哪里,只要他掌管昆仑界,就能杀出一切。一个想来调查真相的和尚。

“龙王正坐在地狱之门,恐怕逃不掉了。”迟瑶说。

帕斯卡道:“那就没有别的办法了。昆仑界必须出现一个天级强者,才能恐吓各方。

“你以为我在做什么?”

杰老爷子道:“我刚才没跟华英老爷子说什么。是你拍着胸脯说,要守护昆仑界万年。这已经不可能了。我最近很虚弱。我要去望山闭关一会儿。

帕斯卡拦住他,道:“上天要把大责任交给这个人,杰先生不屈服也是理所当然的。

杰老爷子曰:“你什么都在寻找一个天级的强者。我没有那个力气。走开,快走开。

帕斯卡后退了一步,道:“禁约即将到期,到时候,远古生物就会诞生。素音前辈有危险了!

杰老爷子停下脚步,问道:“你什么意思?

帕斯卡道:“诸天之大决定,都需要二十天共同商量。如果你成为天上一人,你就有权说未来远古生物是否诞生,是进攻还是结盟。

池瑶脸色一变,道:“帕斯卡看问题确实很有远见。但是,这只是一个私人计划!像杰尊这样的圣人,一定是胸怀天下,有远大的远大志。

“你说什么?”帕斯卡问道。

池瑶道:“就我而言,如果杰尊成天,他可以为昆仑界的修士争取更多的好处。天上出现一个极其强大的人,也会对地狱世界和组织起到威慑作用。.”

“听说很多天上的年轻修士,在得知杰大人继承了不动明王大人的神性本源后,都在暗中批评。他们觉得祖先尘土飞扬,主没有后代。

“这是真的吗?”帕斯卡眼中满是恨意,道:“如果张家没有天人,后人怎么可能在天上抬头做人?

杰老爷时而看池瑶,时而看帕斯卡,捻了捻胡须,道:“话虽如此,如果我不出手,我真的要对不起我的祖先了。咱们就这么干吧,帕斯卡,明天你就跟我去光明神殿,和柯洛一战,夺取他在天上的王位。

帕斯卡道:“这是真的吗?

“当然,也可以震慑天界,防止他们再次跳出来惹事。”杰老爷子转移话题,道:“但振兴祖宗可不是我一个人的工作。守护昆仑世界万年,也是你答应华英老头的。你必须做点什么,对吧?

帕斯卡道:“怎么办?

杰老爷子道:“你已经答应了千星文明的联姻,能不能趁着这个机会去做?还有龙武家的那个姑娘,我会收下所有的嫁妆,这样我们就可以一起做。最好是和五行寺一起做,盘古界也有婚事。

“要想做,就必须大张旗鼓地去做,让全世界的修士都知道,我们在昆仑世界有很多朋友,盟友遍布天下。”

“我们两个联手,一个为天上而战,一个为天上而战。我们一定会让昆仑世界和平万年,直到最高领袖恢复修为的那一天。哈哈,到时候,谁敢说什么老祖宗家族?下降?张家是世界上最好的家族。

见帕斯卡沉默不语,杰老爷子道:“若尘,难道你不愿意为张家和昆仑世界付出代价吗?迟瑶,你最清楚真相。帕斯卡这样做是为了大众,你一定会支持他的。右?我们一起,才能让昆仑境再次强大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