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神,我们……”

“你怕什么?神祖在昆仑境。

杰老爷子和十几位千星文明的神灵来到了竹阁外。

其他神从四面八方包围着他。

小向井很淡定,一边泡茶一边说:“你们尊贵的客人大老远赶来,怎么这么生气?你为什么不坐下来喝杯儒家茶呢?

杰老爷子率先出手,道:“你喝什么?赶紧把结婚证拿出来。

“什么结婚证?”小向井问道。

“你敢做,但你不想承认,对吧?别的长老找上门来,还在装傻。我为你感到羞愧。我什至不想丢脸!姑娘,过来!

杰老爷子向千行天女挥了挥手。

于晨景像个淑女一样,迈着缓慢的步伐走着,低着头来到了杰老爷子的身边。她矜持的外表就像一个住在闺房里的年轻女孩。与昔日千星女神的羽别头巾和英姿飒爽的身影相比,她完全不同了。

“瞧,瞧,你是个多么乖乖的女孩。你因为当年的所作所为而变得多么憔悴?你要是不负责任,我就别无选择,只能自己动手了!杰老爷子凶狠的说道。

小向井的目光终于落在了于晨静身上,笑道:“原来是天女陛下。好久不见。你来这里是因为当年的结婚书吗?

于晨静一言不发。

这是长老们的用意,告诉她什么都不要说,一切都交给他们。

余苍生眼中火如火,道:“小向井,你承认了吗?

风吹动竹阁横梁上的珠帘,发出悦耳的碰撞声,犹如金银珠落在玉盘上。

小向井不紧不慢的说道:“我在那件事上的所作所为,确实有些过激。但后来,我多次与天夫人殿下合作,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在龙神殿,我救了女神的命吧?而且,女神精神状态的弱点,也被我帮忙弥补了吧?我还以为女神心胸宽广,不再在乎那件事呢!

于晨景其实早就放弃了小向井。虽然她当时觉得小向井是个混蛋,但经过多次合作,敌意变成了友情。

甚至,我觉得这家伙坏的时候更有吸引力。每次想到这里,我都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当他认真的时候,他会感到遥远。

就像此刻一样,他平静的坐在那里,无视千行文明诸神的目光,无形中展现出神灵的气息,让人不自觉地产生了一种敬畏感。

于晨静想到了什么老祖之前说过。如今星空的防线被摧毁,上古强者层出不穷,谁也不知道万星文明何时会化为尘土。我们必须找到更多的逃生路线,剑界必须拥有千星文明的火焰。

临到之前,爷爷给她传了一个密信,“昆仑世界的新一代高手,一定和小向井的一级神道有关。这是祖先诞生的标志。祖宗得道,天下灿烂。千星文明不能错过这个机会。一个让你的财富飙升的机会!你对小向井有感情吗,哪怕只是一点点?

这时,于晨景突然开口道:“若尘神说的有些不对劲。为什么我只记得你帮了陈静?可是忘了陈静也帮了你很多忙吗?那次我们攻打玄米道场,孔雀山庄之战,中央皇城与地狱界大军交战。

“说到人际关系,陈静为什么欠你什么?”

“现在若尘少爷已经变成了若尘大人。九重天神龙一跃而起,会不会背叛自己过去的爱情?

这一刻,于晨景看起来并没有一点憔悴的样子。他的眼睛像星星一样明亮,他显然很有口才。

小向井道:“伤心欲绝,在这里用起来不合适吗?

见小向井的气势减弱,于晨景趁着胜利追击,走进竹阁,直视着他的眼睛,道:“怎么不合适?我胸怀宽广,不追求结婚证的事情。毕竟,我们一起生活和死亡。但是,你怎么能假装它从未发生过呢?而你还以为你对我好,能用善意还债吗?“于晨景眨了眨眼睛,睫毛修长,几乎说不出”渣男“

竹阁外的神灵安静了下来。

看来他们根本没有必要挺身而出。只要小向井想炫耀,想争吵,就肯定打不过于晨景。

杰老爷子也是大吃一惊,他有意识地低估了这位千星女神。被命名为古代文明的继承者确实不是一盏经济灯。因此。。。。。。

他生的孩子不会太傻。

于晨静说:“我一直有疑问。既然我们是好朋友很久了,为什么若尘老爷子一直没有把结婚证还给陈京呢?这是不可能的。他真的忘记了吗?

“其实,结婚证和腰带在很久以前就被一场战斗毁掉了!倒不是若尘不想故意归还它们。小向井说。

于晨景道:“那主神还记得吗?自从他记得这件事以来,他从未说过任何关于解除婚约的事情。女人的纯真就这么在你眼里一文不值?

见千行天奴很会说话,又紧紧抱着小向井,杰老爷子立刻装出一副好人的样子,通过留言说道:“别憋着,做人要有底线。我觉得那个女孩说的很有道理。我错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及时补救就行了。嘿嘿,你是我张家最杰出的后人,这次我只能帮亲戚,不管你!

小向井还没来得及说话,杰老爷子就严肃而诚恳的说道:“当初神灵来到昆仑界的时候,外面一定有一片哗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要想隐瞒,肯定瞒不住。与其等到日后谣言四起,损害天上女神和千行文明,不如化矛盾为友情,化敌为姻亲。我已经打定主意了,总有一天会带小向井去千星文明求婚。

小向井盯着杰师傅,眼中满是问号。

杰爷发来信息:“我在帮你!你将来会成为剑界的主人。你必须学会珍惜羽毛,保持浪漫。你害怕世上的人会认为你没有责任感和责任感。那谁会服从你呢?不要盯着看。来吧,快速表达你的立场。你想让千行神祖捅你大师傅吗?这会对你大师傅的心造成多大的伤害?

这一次,不得不说,小向井确实错了。

当我这样做时,自然是为了保护自己。如果钱星天奴后来真的伤害了他,他心中也不会有丝毫的愧疚感。

然而,他与千行天女成为了好朋友,并多次接受了她的感情。

你播种什么,你就收获什么。

作为一个人,你必须承担你年轻愚蠢的后果。

见小向井要说话,千行天女立刻说道:“没必要求婚!若尘老爷子毕竟是居家男人,陈静是未来千行文明的接班人,怎么可能做别人的小老婆?池瑶皇后和吴岳堂主,是陈静不惜一切代价得罪的重要人物!我只是请求本尊不要再用谎言欺骗你,并归还结婚证书和爱情的信物。

千行文明的众神都在心中鼓掌。

小向井明确表示,他无法出示结婚证和爱情信物。

于晨景此举,无异于为了进而退。

杰老爷子愣了愣,小向井招惹的女人怎么会这么精明。他不禁感到庆幸,以前遇到的女人并没有那么难对付。

“快点,她想要的是两个承诺。一个是做个小老婆,一个是不被吴越、池瑶等人欺负。能你不这样做吗?杰老爷子再次传递了信息。

小向井盯着于晨景那双明亮美丽的杏仁眼,道:“你决定了吗?你心里真的愿意吗?事实上,没有必要这样做。以我们的关系,如果千星文明有危险,我绝不会袖手旁观。你为什么不用结婚证和爱情的信物来换取我欠你的两个人情呢?

“我的清白呢?你这样对我有什么好处?

于晨静道:“你知道吗,你用自己的圣血,在结婚证上写下了’我愿意’三个字?

“这些年你为什么不主动终止订婚?如果你不提,我总会认为你还是愿意的。我怎么知道你忘了?

当话语深入人心时,她眼中所有的锐利都消失了,只剩下泪水和苦涩。

我们当年在一起的所有经历,早已印在她的心里。每当星星传来关于小向井的消息时,她总是密切关注着。

但小向井飞得太高,走得太远了。

如果不是乾星文明真的需要走剑界的道路,如果不是有长辈的劝说,她本可以彻底断绝心思,只追求神道,只求文明的繁荣,两人也不会有太多的朋友。路口。

最多,当我们再次见面时,我们可以对对方说“好久不见”。

看到她眼中深邃而严肃的神色,小向井不再回避,道:“陈静,我当年不能把结婚书和爱情的信物还给你!

“但是,我可以再写一遍!”

他手臂一挥,石桌上出现了笔墨纸砚。

举笔:“千行天宇于晨静温柔美丽,聪明伶俐。她是我钦佩的女人。今天,我,小向井……“

笔在纸上划过,沙沙作响,像文字一样。

千行文明的诸神都暗暗点了点头,看出了小向井的诚意。

之前的结婚信是于晨静在小向井的压力下写的。

现在是小向井主动用自己的语气写下来。结婚信中包含着对过去行为的道歉和对于晨静的尊重。

一个神和一个世界的领袖,要达到这个水平,已经非常困难了。

这件事闹得这么大,最后可以给外界一个交代,以免损到千星文明的面子。于晨景不但可以继续担任乾星文明女神,而且她的接班人地位可以更加稳固。

小向井将结婚证递给于晨静,然后双手摘下腰带,放在掌心,道:“剑界未必走到尽头,谁也不知道以后情况会如何发展。但是,从今天开始,如果我小向井和我在一起,那么你就会和我在一起。用时间来证明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