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是个天才。”

在悬崖底部,寒冷而黑暗。

叶孤寒的笑容,配上他英俊温柔的脸庞,犹如一缕春风,可以滋养万物。

赤西本来是生气的,但看到这个笑容后,他的大部分怒火都消失了。

光是看那张笑脸,还是觉得有点无耻,有点刻薄。

“感觉怎么样?”

叶孤寒轻轻伸出右手,从石头上跳了下来,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过来问。

“太快了。”

赤西如实说道。

神光刚刚凝聚成功,还没等他仔细领悟,就被砸在了地上,瞬间散去。

“这很正常。你现在只走到了神圣之光的一半,你第一次失去了门槛。叶孤寒说。

赤西眼中闪过一丝疑惑,道:“按理说,应该还有另一种银河剑意的极致境界。

叶孤寒瞥了赤西一眼,笑容消失不见,轻轻叹了口气,道:“你早就达到了极致境界。你没有意识到。你若是还没有达到极致境界,我和天玄怎么可能撑得住?这么多花招?

“你怎么能一次又一次地从山脚下爬上去?这是重力的十倍,尤其是在下山的时候……十倍的重力必须不断加倍。你们甚至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是吗?

赤西怔了一下,然后突然醒了过来。

原来,我在不知不觉中取得了如此大的进步。

“这段时间,你总觉得师兄在针对你,教你如何使用半步神光。师兄不会折磨你的。叶孤寒神情轻松,笑眯眯的说道。

赤西有些愧疚,道:“其实不是。

“呵呵,虚伪。”

叶孤寒笑了笑,开始指出赤西的半步神光剑意。

赤西几乎已经掌握了半炷香的功法,能够成功凝聚他眼中的神光。

当神光出现,眼中出现金色的光点时,一股剑力横扫而出,空气被一层层的劈开,接二连三的炸开。

不但斩破了空气,赤西甚至察觉到了空间中细微的裂缝。

在他眼中,空间就像无数若隐若现的网格。这些网格介于现实和幻觉之间,既是真实的,又是虚假的。

赤西试了一会儿,发现这些看似薄如游丝的网格,其实是极其坚韧的,是剑意无法撼动的。

轻轻一碰,就能感受到无比磅礴的力量,填满空间天地间,传递出巨大的反震力。

赤西没有注意到,在他尝试这一切的时候,他的身体里散发出白光,这道白光像仙气一样将他包围起来。

这让他看起来优雅自由,在世间没有任何俗气,就像一个剑客降临人间。

“你想切断空间吗?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叶孤寒啃着果子,一眼就能看出赤西在尝试什么。

赤西的神光被克制,充斥全身的那股令人敬畏的剑意消失不见。他回过神来,问道:“这是空间吗?

叶孤寒笑了笑,道:“这只是空间的表象。你怎么能这么容易看到?空间的本质是一个极其恐怖和无法控制的存在。这些网格等同于包含空间的框。如果把它撕成碎片,你就能看到空间的真正威力……“

赤西听到这话,心中一惊。直到这时,他才意识到,掌握了空间圣道规则的师兄,是多么的了不起,多么的有天赋。

看似不严重,其实天才二字根本无法形容叶孤寒的天赋。

“你好像不知道半步神光有多可怕,看起来也不太兴奋。”叶孤寒聊了一会儿,发现赤西的表情无比平静,忍不住笑了起来。

“只是半步而已,没必要太骄傲。”

赤西笑了笑,他果然是这么想的。

叶孤寒怨恨的看了赤西一眼,无奈的说道:“难怪这些天我总是无缘无故地想打你。你真的不配做人。你只是一个半圣人。

“强吗?”

赤西一惊,说自己真的没什么感觉。

“一点令人敬畏的能量光环,一千英里的欢乐风。神圣的光芒若隐若现,最强大最强,这绝不是一句空话。别说你的境界了,就算是处于圣王境界,半步神光也足以在世间无与伦比。

叶孤寒说完,手指了指赤西的眉心。

在他眉心深处的剑海中,顿时绽放出一丝神光,宛如星辰爆炸一般,瞬间那股磅礴浩瀚的剑意充斥着他的身体。

这剑意与银河的剑意不同。它巨大而强大,具有强大的意义,仿佛我是整个世界的主人。

就在赤西惊愕之时,叶孤寒出手了,直接激活了赤西的苍龙剑心。

神光与剑心融合,银剑光芒瞬间扩散开来,眨眼间就融入了数百里外的附近山川之中。

这一刻,赤西的身体不受控制地漂浮在空中。他觉得自己直接掌控了方圆数百里内的所有山川和土地。

一切都在你的手掌中。

一点敬畏之神,千里欢风。

“你在神光之前就掌握了剑心,所以你的半步神光和别人的半步神光是有本质区别的。你拔出剑,试一试。

叶孤寒说着,悄悄的退了出去。

赤西掏出葬花,嗡嗡作响。当他心中的念头微微一动时,方圆数百里的所有山川,仿佛都传达到了葬花之中。

就这么一念,趁着圣气还未被克制的同时,剑中充盈的力量,已经到了赤西头发发麻的地步。

“这怎么可能?”

赤西瞪大了眼睛,惊呼道。

剑中蕴含的力量,已经完全超越了他圣气和神体在未被封印时的威力。这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如果圣气解封,叠加神体之力,剑之威力将达到如此惊人的程度。

赤西浑身发抖。他被这种力量吓坏了。他亲眼目睹了千里之外山水流血、尸体倒伏的可怕景象。

他看到了剑术的可怕力量,一种让人汗毛都竖起来的力量。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醒过来,他才一直冷静下来。

他的情绪从狂热到恐慌,再从恐慌到平静,直到他的心完全平静下来。

赤西随后开始挥剑。轰隆一声,剑一挥,山河、土地、河流、树木,以及方圆数百里的一切,都向他传递着巨大的力量。

大地在葬礼花的波浪下疯狂地颤抖着。赤西只使用了最普通的流光剑法,依旧是惊天动地,和天启一样恐怖。

“不,我必须更加克制。很多力量被浪费了,我的身体撑不了多久。

赤西的呼吸越来越沉重,他很快意识到,这看起来很虚张声势,但实际上没什么用。

他调整了自己的节奏。剑中之力不减,躁动的世界却变得安静起来。

当他使用神光剑意时,他变得越来越放松,感觉自己轻而易举地举起了重物。

他以前那么厉害,但每一次剑击,都像是肩扛着数百里的山河。剑够厉害,但他也很累。

“没错。”

哩哩出现在赤西的唇边,对自己的控制感到满意。

“这家伙学得真快!”

远处,叶孤寒面无表情的看着赤西,脸上露出怨恨的神色,惊叹于他那难以想象的剑术天赋。

真是太可怕了!

但突然间,他发现赤西的节奏又变了。这一次山水又动了起来,气势比之前更强了。

“山水共鸣!”

叶孤寒张大了嘴巴,惊讶地愣了愣,喃喃道:“这家伙还真不配做人!

“这不是很好吗?”

天玄剑主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一脸平静的站在叶孤寒身后,深邃而宁静的眸子始终盯着赤西。

这一刻,赤西的一举一动,一挥剑,都与山川产生了共鸣。雷声轰击地面,狂风呼啸,各种异象不断诞生。

更可怕的是,他的剑意仿佛无穷无尽,向山川借力,与山川融为一体。

血狱山的大势所趋,融入到他的剑中。

“他就是姚光希望将来成为剑神的人。承认吧,叶孤寒,你的剑术确实不如他。天玄剑主狠狠的说道。

叶孤寒眨了眨眼,轻笑道:“其实我早就承认了。他一直是我最心爱的人。

“师兄,半步神剑意竟然如此强大!”

就在这时,赤西剑入鞘,眼中满是兴奋,恨不得跑向叶孤寒。

他非常兴奋,脸上带着微笑。原来穿越银河系后,他的实力会提升这么多。

“马马虎虎,所以没关系。”

叶孤寒漫不经心的啃了一口火龙果,脸色一变。

“是吗?”

赤西挠了挠头。他还是想等师兄表扬他。

当他抬头看到天玄剑主到来时,连忙笑道:“师父的妻子,我已经掌握了半步神光剑意,很强。

天玄剑主见他一脸无辜的笑容,一时间神色微微一怔,百感交集。

“教你一剑,进入道卷,星花绽放。就是你师兄刚才用的那把剑。

天玄剑主手腕一抖,八十一道剑光如闪电般绽放。她自己绽放如星辰,璀璨夺目,身上弥漫着圣道之光。

她故意教赤西,剑法似乎很快,但其实每一个细节都被拆解,一个个烙印在赤西的脑海中。

赤西只看了一眼,就明白了大半。

“我用剑进入星辰。如果你还没掌握剑法则,就用风雷法则进入星辰吧。天玄剑圣说道。

“是的,记住。”

赤西点了点头,表示疑惑:“师傅,师兄说我的剑法不需要刻意修炼,是理所当然的事,只是我感觉还是有点慢。

他仍然非常注重剑术的规则。毕竟是无上圣道,远胜过风雷之道。

天玄剑主平静道:“他说的没错,但会自然而然地发生,不是你所理解的。

“别人的剑法,或许就像一条龙流淌的河流,气势惊人,一口气流淌数百里。但你们的剑法规则就像是一片汪洋大海,无边无际,看似缓慢,实则完全无法比拟。

“同样,水是自然而然的,但一条河的水怎么能与浩瀚的海洋相提并论。”

她的话语中带着一丝冷漠和傲慢,同时,赤西顿时豁然开朗,像是从梦中醒来一样。

“谢谢师父。”

赤西抱着双手道谢。

叶孤寒出手解除了自己圣气的封印,然后又出手将噬血丹从体内逼了出来。

从嘴里吐出的噬血丹,已经变了模样。金光澎湃,血焰沸腾,宛如真龙咆哮。

“好家伙,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完美的苍龙圣血丹。”叶孤寒惊呆了,惊讶于这颗圣丹的品质。

“好好保存,将来可能会救你一命。”叶孤寒让赤西收起苍龙圣血丹。

他又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去吧,你的另一个在等你。

赤西的血气剑修恢复巅峰,他忽然感觉到全身都在迸发力量,实力不明。

他惊讶地问道:“这次你不需要被封禁吗?

叶孤寒笑了笑,道:“不对,大圣景辰在第二峰等着你。那个地方太危险了。如果你的圣气和神体真的被堵住了,可能会有人死去。

“大圣净尘比第二峰本身更危险。”

就在赤西一头雾水的时候,天玄剑主优悠说话了,说了一句让赤西一头雾水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