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把你放进棺材里,把你送到这里来的?”战神问道。

燕哲贤头疼,想了很久。

那天,在罗祖云山界外,顾社静带着爱丽速子离开,她用护身符快速追上。然而,他们没追多久,就被吴江拦截了。

然后她遭到袭击并失去知觉。

燕哲贤说完这一切,便从棺材上坐了起来,环顾四周,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仙儿,请稍等。”

密天战神眼神冰冷,手中的神矛闪闪发光。他盯着文通大神道:“现在,你无话可说吗?

“误会,一定有误会。”

文通大师就是这样的人,很快冷静下来,想清楚了端倪,说道:“吴江不可能出现在罗祖云山境附近的星空中。一定有一个神变成他的模样,故意陷害这个神。战神没看到吗?拜托,这是别有用心的人,想用借来的刀杀人吗?

见战神杀气无拘束,大神文通立刻道:“吴江不是傻子,他不可能做出如此违背常识的事情。

“谁派哲仙小姐去文通寺的?”

跪在殿外的半神李潭吓了一跳,道:“是天罗国星域的冥王弟子。按照吴江的吩咐,他们日夜奔波,将铜棺送到庙里。

大神文通向密天战神鞠了一躬,道:“现在战神明白了,抓到哲仙小姐的神秘人物,完全是在利用阎马一族,想要用阎族的手,杀死这位神和吴江。

战神怎么可能看不出这件事情有很多异常?

“不过,哲贤毕竟是在文通寺发现的。这件事已经触动了阎马一族的敌人。若不杀一众相关修士,鲜血洗净星空,阎玛一族又怎么可能吓唬天下?弥天战神说道。

文通大神连忙道:“我一定会亲自问问吴江,也一定会去洛祖云山界调查,把这件事情弄得水落石出,给阎马一族交代。也请战神给我一个洗清罪名的机会。“

”另外,我还准备了一批丰厚的礼物送给哲贤小姐,以示歉意。我真的无法逃避我对这件事的参与。

战神闪电般的盯着文通大神,收起神器,道:“好!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如果你不能证明自己的清白,你最好抬起头,向阎马氏一族认罪。否则,我不仅要杀了你,还要灭了你们整个族人。<公元134年>
密天战神与燕哲贤离开文通寺。

温通大师微微吐出一口气,咬紧牙关,紧紧闭上眼睛,拳头和手指紧握在一起,心中有着无边的怒火。

在圣界,他可是元辉级代表。

成神后,他进步很快。他已经熬过了两次元辉天劫,成为地狱界最具潜力达到神界的神灵之一。他也有资格竞争阎王宫的少主。

三十多万年的修炼,多么光辉璀璨,你今天有没有遭受过这样的屈辱?

他对战神的仇恨刻在心里,以后还得还。

当然,更可恨的还是那个在背后陷害他的神。

半神李潭小心翼翼的站起身来,走向文通大师,道:“师父,这件事绝对不是吴江干的。

文通大神瞥了半神李潭一眼,冷冷道:“当然不可能是他!阎玛一族可以推断出燕哲贤在文通寺,但他们无法推断出是谁抓了她。

“很显然,在化身为吴江的无名之神背后,一定有一个灵力强大的人。”

“有这种能力,能够出手的人,是地狱界唯一拥有虚空大劫宫和天南生死遗迹的人。”

“虚空劫宫的那个更有可能。毕竟命运神殿希望十个部落能够团结起来,却不希望十个部落太团结。一旦十个部落过于团结,命运神殿又有什么价值呢?我们现在怎么能保持这样的超然状态呢?

李檀半神半道:“莫非不是虚空大劫宫,也不是天南生死遗迹。可是天神呢?

“毕竟战争爆发了,上天真想挑起地狱内部的冲突。”

温通大师眯起眼睛,仔细斟酌。

突然,他的目光落在了半神李坦身上。

半神李潭眼神吓了一跳,意识到了什么,连忙跪了下来。

“你为什么这么害怕?我只是想提醒你,以后送到文通寺的东西,在放进去之前,一定要仔细检查。

“是的!弟子明白。

文通大师又道:“你以前看到了什么?

“弟子…弟子什么都没看到。半神李潭很清楚文通大神的狠心。他的嘴唇颤抖着。如果不是被神之力压制得站不起来,说不定马上就逃走了。

我什么都没看到,我什么都看到了!

师一掌将她拍倒,呸。把她沾成一滩血泥。

如果刚才看到她如此悲惨的状态,怎么可能让她活着?

再说了,他心中的怒火也得发泄出来。

文通大师的胸膛剧烈起伏,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现在,他只能寄希望于吴江杀了爱丽速子,夺取了大量的奥秘和至尊圣器。

布局是如此之大,以至于它会把一切都颠倒过来,所以不要犯任何错误。

一个信使光符飞了过来,落在了文通大师的手中。

光符上的文字是生死世界中的星辰之神。

看完光符上的内容,文通大师发出了一声震撼世界的吼声。

以文通寺为中心,一波波神力向远方蔓延,让冥王殿的所有弟子都慌乱不安。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让众神如此愤怒。

出门的三个假神意外全都陨落了。

吴江是文通大神最杰出的后裔,却被迫逃入尸海禁区,也不知道是生是死。

“你们都要死。”

大神文通连续发出五道神念,然后进入神殿深处,来到了一座掌形的神山脚下。

圣山是暗红色的。

在山心,一颗脑袋被十八条闪电锁链囚禁。

头下,紫阴火燃烧。

头部已经像金属一样被磨砺了,像一个魔法罐,罐子里不时可以听到刺耳的啸叫声。

文通大师斩断十八条锁链,手里拿着人头形状的罐子,冷眼道:“行天,跟我去生死世界吧。

星天罐由文通大师控制。

大神文通必须亲自前往生死之星。无论如何,他都必须闯入尸海禁区,营救吴江。否则,如果他不能在一个月内弄清楚燕哲贤被抓,难道真的要一个人承担所有的责任吗?

不管是真是假。

归根结底,罪魁祸首是吴江,与他无关。

文通大神拎着行天罐走出了神殿。他手下仅剩的五个假神在外面等着。

温通大师渐渐平静下来,道:“跟着我,悄悄地去生死之星。没有我的命令,你不许行动。

话音落下,大神文通和五位伪神的身影消失在外面。何庙。

在距离文通寺相当远的星球上,池瑶站在至尊者亲自雕刻的阵法中,目睹了一切,然后静静的离开了阎王宫所在的星空。

薛图一到生死星球,就接到了爱丽速子的任务。

“如果你想和我一起进入黑暗的深渊,你必须为我做两件事。”爱丽速子说。

薛图挠了挠头皮,道:“你还需要做两件事吗?

爱丽速子的眼神暗了暗。

“只是两件事,交给我吧。”薛图说。

爱丽速子道:“身为死亡宫的一流高手,应该有很多贴身的追随者吧?

“这是自然的。”

爱丽速子道:“第一件事就是你要尽快把消息传播出去。

“什么消息?”薛屠低声问道。

爱丽速子道:“爱丽速子和般若女神已经私下定下了一辈子,成了夫妻。

薛屠张了张嘴,茫然的看着爱丽速子。他的头皮因震惊而麻木,他说:“兄弟,这已经有多久了?你和女神陛下其实是…了不起。我很佩服你。小师弟,我很佩服你。“明白。”难怪,在千年前女神殿下和燕无神订婚的那一天,燕无神被你杀了。直到今天,我终于想通了原因!

“可是,这件事情为什么会传开呢?”

爱丽速子正要说话。

薛屠忽然大声道:“明白!我理解!几千年过去了,普拉杰纳女神即将退位。一旦她退位,她就不用再次履行她的约定了吗?师兄正在造势,告诉全世界的僧侣,般若女神已经是你们的女人了。

爱丽速子惊讶的看着薛图,懒得理会他的想法,道:“你还是要传传。吴江深爱般若女神。正是因为他不小心得知了这件事,他崩溃了,想要杀了我。,甚至声称要摧毁般若波罗蜜。

“他恨你是出于爱吗?”薛图说。

爱丽速子点了点头,道:“第二件事就是,你得找一些幽冥族修士。你的心腹中有幽冥族修士吗?

薛屠拍了拍胸口,道:“小师兄,我是天命神殿的一流强者。要找到几个听话的幽冥族修士,不是很容易吗?

“那就好。”

爱丽速子拍了拍雪图的肩膀,道:“让他们造谣吧。

“散布谣言?这是一件小事。薛屠笑着说道。

爱丽速子道:“让他们散布谣言吧“努天之神是昆仑界的圣僧旭密,般若是昆仑界的修士。”

薛屠脸上的笑容僵住了,喉结抽搐了一下,道:“哥哥,是不是太好玩了?如果你制造关于上帝主的谣言,很多人会死。

“散布谣言的不是你,是幽冥部落的修士。你怕什么?爱丽速子说。

雪图感觉浑身发冷,想要退却,道:“师兄,你想报复阎王宫吗?想挑起努提安大人和哈迪斯宫之间的冲突吗?但是,如果努天大人知道我们在利用他,一个神,我们就无法承受你的愤怒。

薛图的声音越说越柔和,仿佛害怕被怒神听到。

爱丽速子道:“狂怒之神怎么可能存在,怎么能把这么一件小事放在心上?你真的不认为你可以利用这样的上帝吗?世界上所有的和尚,只会把它当成谣言,一笑置之。算了,你不去,我会用精神力控制几个阎王修士……“

薛屠连忙道:”小事!这么小的事情,全都由我师弟打理。我们去黑暗深渊的时候,师兄一定要带我一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