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这是个好建议。”五马九星说。

死亡神殿的修士冷笑着盯着中岩寺等人。

薛屠大师和叶幽的脸色都苍白了,就连一直笑眯眯的顾社静,此刻也变得严肃起来。

五马九星和袁千墨联手,绝对横扫天下。神界之下,谁能挡得住他?

中岩寺保持冷静,道:“袁千墨,你难道不好奇乌马九星为什么不去神坛顶端伏击你吗?

袁千墨眉毛微微动了动,他深思。

吴马九星站在应龙的头顶,将双臂举过头顶,以手为刀在空中划过。

“哇!”

一道数十丈长的月牙形剑光,朝着七星皇宫飞去。

是剑的纯正规则,凝聚成剑光。光是刺耳的刀声,就能撕碎大贤者手下所有生灵的耳膜,速度快如光影。

“砰。”

七星皇宫中的层层防御阵法和大贤者铭文,一击破开。

剑光在中岩寺面前十丈处,才被血战神在楼梯上雕刻的神纹挡住。不过剑气的冲击,还是将整个七星皇宫掀起,从巨大的石坛上掉了下来。

从始至终,七星帝宫的所有人,连使用圣术或者圣器抵挡剑光都没有时间。

“好恐怖的剑法。再来一次打击,七星皇宫的防御恐怕就要破了。七手老者的表情顿时一变,额头上都有汗珠。

吴马九星没有第二剑出击,而是驾驶着银色辉云战车,朝着祭坛顶端冲去。

因为,刚才他拔剑的时候,元千墨和死亡神殿的修士已经率先爬了上去。

“吴马九星出现在这里,绝非巧合。你先走,我拦住他。

袁千墨一声令下,像一只白鹤展翅高飞一般腾空而起,然后俯冲下来迎上了迎上而来的银云战车。

“撞!”

湍急的河水声响起。

袁千墨脚下,出现了一条灰色的死亡能量之河。死亡能量太强,凝聚成液态,金色的刀刃在死亡能量的河流中飞舞。

死亡能量之河与银夏光云战车碰撞在一起,爆发出的震撼能量,让附近海域的海水全部蒸发,形成了一个没有水的空间。

规则从两人体内涌出的圣道极为混沌,覆盖了四面八方。就连祭坛下的七星皇宫,也被翻得像个顶。

叶幽大师和开罗大师撑起的阵法,在被袁千墨和五马九星释放的力量击中时,发出了大声的咆哮,似乎随时都要被穿透。

“这两个人还在圣界吗?”薛屠感觉自己的圣魂在颤抖,耳膜都快要被那巨响震碎了。

“当然!”

顾社静张开双臂,蕴含着强大死亡气息的红色妖气顿时笼罩了七星皇宫,稳住了震动的宫殿。

她说:“太好了,五马九星和袁千墨在打架。让我们从祭坛的左边绕一圈。

“何必呢。”

中岩寺释放出空间真境,覆盖七星皇宫,大声喊道:“空间在动。

巨大的七星皇宫突然从地面飞离,体型迅速缩小。最后,它化作一缕光,消失在空间中。

当七星皇宫再次显化时,已经到达了祭坛中央,距离海底数千丈。

中岩寺原本打算直接移动到巨石祭坛的顶端,可是在这里,他却碰上了空间屏障。

一只三尺高的翡翠龟站在空间屏障后面,手持铁杖,冷哼一声:“如果你想要……自。。。想要。。。想上去,你必须…你必须…先熬过这个……“

薛图仔细听了半天,然后喊道:”先把书翻一遍,你什么意思?

“先通过这位王子。”海龟大人难得说一口流利的话,他觉得无比自在。

看到龟神大人,中岩寺更加确定自己的怀疑。果然,白清儿已经率先踏上了祭坛。九行武马出现在这里并不奇怪。

从另一个方向,死亡神殿的修士被世界女神十二枝之手锻造凌风提前布置的阵法拦截。

中岩寺抬头道:“我们必须尽快过去。叶友,加入我,打破它的空间屏障和空间形成。这只不容易,所以要小心。

中岩寺飞出七星皇宫,双掌向前一推,掀起了由万千道空间裂缝组成的空间风暴,不断冲击着空间屏障。

听到刚才中岩寺“小心”的话,叶幽大师的眼神有些奇怪。多少年过去了,才有人主动关心他?

哪怕这只是中岩寺不经意的提醒。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是一个不经意的提醒,才显示出诚意。

在此之前,无论是中岩寺给他喝生命之泉的饮料,还是答应教他空间之道,在他看来,这些方法都只是根据他的实力,想要拉拢他,诱导他。

叶友大师以前见过很多次这些方法和这种风格,所以他只是表面上投降,其实心里却不屑一顾。

反而是这句漫不经心的关心之词,让这个活了两万多年的孤独男人的心微微触动。

“师父,我来了!”

叶友大师踩着鬼云飞了出去,用手中的白骨杖狠狠的击出。

一股由百亿条空间规则组成的空间穿透力从白骨法杖上爆发出来,将薄薄的空间屏障打碎成一个洞。

中岩寺制造的空间风暴,彻底打破了洞口沿线的屏障。

身体移动。

中岩寺出现在龟王的上方,直飞到了祭坛的顶端。

突然,他的视线黯淡下来,一个房子大小的石头手印压了下来。中岩寺感应到手印中爆发出的恐怖力量,立刻调动宇宙之力,用龙虎般若掌出击。

两掌一相撞,中岩寺就听到体内骨头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身体重重的,不受控制的摔了下去。

“果然,我还是无法与真正的至尊境界大圣抗衡。”

中岩寺全身都疼得麻木了。他盯着头顶上被迅速压下的石手印。他弹射而出,落在另一块巨石上,避开了沉重的一击。

刚才出手的,是白倾儿手下的另一位强者,朱将军。

朱将军身材高大,是石头做的。他一次攻击失败,立即做了一个秒印。他的手臂伸出数十丈长,蕴含着无数亿万的圣法。他把它和石臂一起挥了出去。

石臂还没到,那阵风差点把中岩寺吹走。

突然,一道身影出现在他面前。他连续射出七掌,抵消了朱将军的攻击。是七只手的七手老人。

七手老者转过身来,盯着中岩寺,道:“交给我照顾。

话还没说完,七手老者就化作真身飞了出去。

中岩寺看了看正在和朱将军战斗的七只手老者,又看了看正在空间阵法中与龟神大人战斗的叶友大师,脸上不由得露出了柔和的笑容。

七星皇宫飞到了中岩寺的手中。阿乐、薛朗、凯洛迪希从里面走了出来,站了起来。在他旁边。

薛图和古舍靖已经不在里面了。

顾社静很容易找到,因为她立刻化作一道妖气的红影,朝着巨大的石坛顶端飞去。至于血腥屠杀,顾社静有可能轻易将他化为粉末。

“跟我来。”

中岩寺不敢轻易使用空间移动,因为如果龟神大人能够布置空间屏障,他就可以在上面布置更多的空间手段。

如果你掉进了它的太空陷阱,你就会有大麻烦了!

中岩寺、阿乐、开罗地主、血狼一跃而起,快速攀爬。

祭坛的另一边,薛屠的身体缩小到蚊子大小。他小心翼翼地向上飞去,生怕动势太大,会被一群正在激烈战斗的壮汉发现。

他太弱了,任何和尚都可以杀死他。

他必须更加小心,避开战斗的中心。

死亡神殿的修士绕过了玄凌风布置的阵法,从中岩寺等人创造的缝隙冲了进去。

元术真帝速度最快,率先追上了顾社静身后。他白皙的眉宇间出现了一道红色的凤凰印记。

“哇!”

凤凰印记消失不见,化作一根凤凰尾针,在空中飞向前方的顾社静。

这是七行王的圣器。从凤尾身上,七层火焰之力涌出,燃烧越来越强烈,冲破了保护顾社静的亡灵妖气,直冲她的背心。

眼看着顾社静即将被凤尾针穿透。

忽然,顾社静转过身来,伸手去抓。

修长的手形成了许多幻影。

这件七元王的圣器,下一刻就出现在了她的手中,夹在两根手指之间。

“这怎么可能?”元术真帝脸色大变,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最强的士兵,居然被顾社静赤手空拳带走了。

就算是袁千墨这种极其强者,在刚才的形势下,赤手空拳抢凤尾针,恐怕也不是很自信。

中岩寺自然看到这一幕,眼皮抽搐了一下,心想:“她真的隐藏了实力吗?还是她只是另一个…顾舍…叮…“

”这是无价之宝。”顾社静落在巨石边缘自言自语道。

此刻,她的身材挺拔,衣裳飘扬,威力十足。妖云在她头顶翻滚,眼神英姿飒爽,冰冷无比。

与之前相比,他似乎完全变了一个人,散发着铺天盖地的斗志和妖气。在他的瞳孔中,恶魔纹线交织成一片血红色的星辰海洋。

她手心握着凤尾针,颤抖的兵器精神被她轻松压制。

她双手捋起乌黑的长发,将凤尾针作为发夹插了进去。

突然,那个脸上带着笑容的俏皮女人变成了一个伪装成男人的冷面外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