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凌不敢来,那你要当炮灰吗?”

看到金玄仪走上来,玄天宗刘旭眼中闪过失望之色,冷笑道。

“想的太多了!”

金玄仪眼中闪过怒火。对方的态度太嚣张了。在战斗开始之前,他是如此的傲慢。

“不信?”

刘旭神色冰冷嚣张,若有所思道:“你还以为是剑宗试图称霸远古时代的时代吗?时代变了。我们玄天宗的功法和武功,得益于圣主的提升,早就超越了你们剑宗,对付你,我连剑都不需要动手!!

金玄仪表情僵住了。这不再是对他的瞧不起,而是彻头彻尾的蔑视。

四方阁内,其他各大宗门的弟子神色严肃,此地顿时安静了下来。

刘旭说的是真的。玄天宗当年只是一个低级宗门,甚至还不如玄谷和圣音阁。

但自从天玄子崛起,不断完成玄天宝镜之后,玄天宗就已经变了。

武道传承体系变得更加完整,从后面追赶剑宗。剑宗的衰落,不仅仅是因为姚光年事已高。田玄子果然是个天才。

但他的话还是有些傲慢。他能不把剑出鞘就打败金玄仪吗?

金玄一在剑宗中并不是一个默默无闻的人。所有人都屏住呼吸,聚精会神,兴趣大大提升。

“狂妄!”

金玄一冷哼一声,金霄剑法启动,一股锋利的剑气悄然展开。他的锦霄剑法,已经修炼到了极高级的境界。如果不受他境界的限制,他可以走得更远。

一眼望去,他手中的剑闪耀着金光,如同一把经过阳光洗礼的神剑般耀眼。

刘旭笑了笑,什么也没说。月光突然在他全身的毛孔中绽放。璀璨的月光迸发出无与伦比的剑威。他的身体如明月般晶莹剔透,如琉璃一般,剑光极为清澈。

然后他握紧了五根手指,一拳轰了出去,砰!

一声震撼人心的巨响,犹如圣洁的声音在众人耳边炸开。金玄一剑还没靠近就被拳芒击碎,空气中淡淡的涟漪如同水波一般消失不见。

拳头和剑合二为一?

当林允看到他的时候这一幕,他挑了挑眉,眼中闪过一抹奇异之色。

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其他人可以将拳剑合二为一,融合得如此完美。

月轮天空?

这家伙给我的感觉,有点像使用月轮天皇的金珏。

不,这是月轮拳法,还是月轮剑法?

宏建心中一沉,田玄子今天有点太可怕了,所以他将玄天宝剑中堪比龙灵级的十轮天幕全部换成了剑法或者相应的掌法。

“不好。”

沐雪琴看到这一幕,心顿时沉了下去,快要吃亏了。

这刘旭应该也是在修炼玄天宝剑,不过这拳法,应该是不久前刚刚提升的田玄子的功劳吧?

“喂,再给我挨一拳!”

刘旭疯狂的喊道,在众人惊讶的眼神中,他身上的月光如水柱般冲天而起。

月光随着旋转而闪耀着耀眼的光芒。

但天色却诡异地暗了下来,刘旭怒吼一声,拳头发光,月光四溅在他的身体周围,一拳直接打在了金玄仪的剑尖上。

战场上,传来金属碰撞声。金玄仪大吃一惊,手中的剑差点被击飞。

这怎么可能?

金霄剑法在剑宗内衣中以锋利著称,但对方居然敢用肉身拳头触碰剑尖。

“再来!”

刘旭哈哈大笑,身上的月光凝聚成一块玉石碑,将他包围,显得极为神圣。

金玄一手中的圣剑不停的触碰着石碑,脚步不停的后退,火花四处飞溅。

与此同时,刘旭一步步逼近,恐怖的月光不断压制着对方的剑威。

偶尔,那极其锋利的剑光落在刘旭身上,却被一缕缕柔和的月光抵消了下来。他只是在这种突如其来的猛烈袭击中受到了一些表面的伤害。

月光像纱布一样披在刘旭的身上,给人一种极其优雅的感觉。

宏建在心中轻轻叹了口气,知道金玄仪大概要输了。

“天破了,月亮破了!”

眼看自己的气势已经跌入谷底,金玄仪根本不敢退缩。

无法将这里的星辰带出来,他用出了自己最强的剑招,一把王剑的威力出现在了他的身上。虚弱的剑威凭空涌动,腾空而起。剑光横跨虚空,仿佛永远存在。

剑一出,飞天台突然爆发出火焰,每一个角落都被剑光照亮,像火焰一样闪耀。

“天被月亮破了?这个名字对我来说很烦人,但是…没用的。

刘旭大吼一声,九块石碑碎裂,头顶出现一道天幕。

然后一个缩小版的月亮出现在他身后,窗帘瞬间展开,遮住了原来的天空。

“小月伦天!”

金玄一剑光斩向天空,但月轮却丝毫没有断裂,只是将刘旭逼退了几步。

“轮到我了。”

刘旭咧嘴一笑,冲上前去,八招之后,一拳打在了金玄仪的胸口。

金玄一吐出一口鲜血,直接跪倒在地,划出了几百米的距离。

“你输了。”刘旭淡淡一笑,眼中闪过一丝傲慢。

“回来。”沐雪琴把金玄仪叫了回来,脸色有些难看。她不仅在这场战斗中败下阵来,而且被打败得如此之快。

他不能让他想太多,金玄仪回来道歉,他觉得惭愧。

“别说了,让我看看你的伤势。”

沐雪琴神色平静。就算她在这场战斗中丢了面子,宗门弟子的安全也始终是第一要务。

“这是苦玄丹,你吞下去。”

沐雪琴检查了一下,微微皱眉,发现伤势比她想象的还要严重,于是拿出了一颗苦玄丹。

宏建见状,心想,他们父女这对剑宗弟子来说,实在是太不寻常了。

“剑宗大名鼎鼎的金霄剑法,似乎也不过如此。剑宗在古代被称为第一剑宗。我认为它的一些声誉只是徒劳的。

刘旭娃高高在上,笑道:“圣叶子陵,刘现在有资格和你一战了!

刘旭显然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他还没从剑鞘中拔出剑就击败了金玄仪。

难怪他出手前这么自信。 罗远安排他带头,确实是个好招。

现在他正在挑战叶子凌。不管叶子陵是不是在战斗,剑宗巨石似乎都有些微妙。

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刘旭逼迫剑宗的圣人出手,就算打败了玄天宗,他也不会输。

不打算打架?

恐怕姬舒轩是打不败刘旭的。他和金玄仪实力差不多。金玄仪输得这么惨,如果最后落得手,恐怕输的概率还是更高的。

如果一战败仗,简宗将直接输掉两局,名誉将受到疯狂的损害。

罗远挥舞着酒杯,脸上带着平静的笑容。这一切都如预期的那样。

刘旭干得不错,为玄天宗开了个好头。

“姐姐,让我来做吧!”

姬舒轩看着沐雪琴,沉声说道。

他压力很大,但这个时候不出去,外人真的会以为剑宗没人。

“如果他想挑战我,那就是他想要的。

但也不等沐雪琴回答,叶子陵表情冰冷的直接站了起来。

沐雪琴犹豫了一会儿,终于点了点头。

叶子凌轻飘飘,稳稳的落在了斗台上。她那双修长的双腿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刘旭看着百米外的叶子陵,不由自主的舔了舔嘴唇。他看不出这个女人真的是个美人。光是这双美腿就足以让很多男人发疯,更何况她的气质也跟别的女人不一样,让人有强烈的征服欲望。

“叶子凌出击了!”

“听说她是简景天的女儿。她目前在剑宗师从紫霄圣主的指导下学习。她已经隐居了一年,并没有离开隐居太久。

“这是真的?”

“怎么可能是假的?她虽然姓叶,但确实是简景天的女儿。只是不知道她有多少简景天的风格。“有意思,那这场战斗真的值得一看。

当叶子凌出现在舞台上时,她瞬间成为了大家关注的焦点。光是简景天女儿的身份,就足以吸引她。

更何况,她高挑苗条的身材,以及冷酷而英姿飒爽的气质,很容易让人对她着迷。

刘旭眼神炽热,笑道:“简景天是你父亲,紫霄胜君是你的师傅,叶小姐的背景比天还大。今天刘和你打,就算输了,也赢不了。会有什么遗憾呢?

他颇为诡计多端,直接指出了叶子陵的身份。

他说即使输了也不会后悔,但如果他赢了呢?恐怕他再露面,叶子陵只会是他的垫脚石,剑宗难免被这个人羞辱。

“行动起来就行了,别胡说八道。”

叶子凌微微皱眉,冷冷的说道。

“请叶小姐,请怜悯…小月伦天!

刘旭冷冷一笑,激活玄天宝剑,直接祭祀小月伦天。他体内的星辰在天空下爆发出极其恐怖的气势,逼近八星天神丹尊。

当这股气势达到极限时,刘旭狠狠地跺了跺脚。

他的身影飞过天空,倒转过来,重重地踩在身后的月轮上。下一刻,他全身的月光在燃烧。月光像火焰一样燃烧,他体内所有的星星都在沸腾。

太残忍了!

所有人的心都沉了下去。这家伙说话这么客气,从他的外表就可以看出,他想快点打败叶子凌。

让剑宗圣人之名彻底抹杀。

更令人震惊的是,他踏上月轮之后,飞向空中的身体,远处仿佛已经完全变成了一把剑。

圣剑划过天空,火光照天。

“好家伙!”

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一脸震惊。

现在大家都明白了,这家伙是不可能拔剑的。他明明走的是强化体能训练的道路,已经将肉身打磨成了圣剑之身。

他的身体就像一把剑,所以没有必要拔剑。

叶子陵的表情极为昙劣。无动于衷,丝毫没有被对方的变化所惊慌。

一股寒意突然从她的身上升起,化作一阵呼啸而来的寒风。寒意在眨眼间从空气中渗出,让冰冷的人浑身发抖。

叶子凌的眼中,有一抹雪黑曜石绽放的印记。她的右手,白如玉,如闪电般伸出,然后用力推了推。

下一刻,巨龙咆哮,雪花飞舞。

刘旭还没来得及靠近,就被龙吼的速度吓了一跳。掌光落下,他的身体直接被空中击飞出去。

“这怎么可能?”

刘旭眼中闪过一丝惊讶的神色。他没想到这一击,竟然重伤了叶子凌。他真正的方法隐藏在接下来的两招中。

但还没等他开始,叶子陵就打断了他的计划。

但这很有趣。如果你轻松获胜,那就太单调了。

刘旭在空中旋转,直接落在了身后悬挂的月轮上。他仿佛站在天上,给人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

“下来。”

叶子凌眼中闪过一丝冷意,收回了自己射出的右手。

漫天的雪花凝聚成一条冰雪雷龙,它如雷龙般冲走。刘旭脸上的笑容并没有消失。

他们被冰雷龙绑在一起,月光下的纱服瞬间布满了窟窿。

他的笑容顿时僵住了,眼中露出极度惊恐的神色,拼命挣扎着想要摆脱雷龙的纠缠。

“冰雷意志?”

宏建眼睛一亮,叶子凌似乎将冰雷意志与自己的神龙剑身完美融合。

不让他多想,就听到一声清脆的声音,刘旭脚下的小月轮炸开了。

他再也坚持不住了,于是叶子陵从空中一招,身体如闪电般被拉了回来。

叶子凌伸手直接抓住了对方的脖子,将他整个身体提到了空中。一股寒意在他的眉间萦绕,冷得仿佛掉进了冰洞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