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田君拿出一个空间精灵球,打开了内心世界的世界之门。

顿时,近百名美女圣从世界之门走了出来。

有八个精致的空间球,每个球里面都有一颗巨大的星球。

本田君挑选了四个里面有宜居星球的空间精灵球,分别递给屯香图、魔猿、石圣华、谢城子,让她们带领女圣分开,以最快的速度移动。云武县的平民和战士会接他们。

本田君之所以没有使用乾坤境,第一个原因是因为云武府一定有天界的圣僧。本田君担心他们会潜入乾坤界,发现里面的秘密。

第二,本田君一个人的能量毕竟是有限的。而幽神殿圣王境的高手,随时都有可能来。如果找不到本田君,一怒之下屠杀这座城市也不是不可能。

而且,除了幽冥神殿、血战神殿、功德神殿、黑魔界,甚至地狱界之外,想要对付本田君的力量数不胜数。如果他们知道他在云武司令部,肯定会引来一场血腥屠杀。

本田君拿出使节的木杖,拖着沉重的左腿,走进了王城外的一座古山。

那座古山叫“王山”。

云武郡王葬于旺山。

不管怎么说,云武郡王这辈子都算是本田君的父亲,所以本田君打算将自己的墓迁入乾坤界重新安葬。

奇妙的小道士跟在本田君身后,看了看他的左腿,一脚一脚踩在地上,道:“你的左腿真的是神腿?为什么我觉得你真的很瘸腿?已经!

“要不要试试?”本田君盯着它。

“算了!”

真厉害的小道士连忙摇头,不敢尝试,和本田君拉开了距离,率先冲向了望山深处。

过了一会儿,道士真苗拿着一根粗如碗的紫色树根冲了回来,远远地喊道:“本田君,你穷路发现了什么?如此偏僻贫瘠的地方,竟然能找到如此难得的宝物,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本田君还没仔细一看,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药香,感觉到一股天地圣气向他的脸吹来。

三尺长的紫色树根顶部生长着一根手指高的幼苗,上面长着两片小叶子。树根像紫水晶宝石一样,光芒四射,里面流淌着耀眼的液体。

“琼魂根,而且还是紫色的,也就是说,它有七万年的历史了?”本田君吃了一惊。

王山,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了,他从来没想过要山上有这么一个宝藏。

圣药不会到处生长。

圣药越老,对土壤的要求就越高。

七万年圣药,就算是昆仑界的顶级宗门,也栽不出几株植物。云武统领怎么会诞生,这种级别的稀世珍宝?

“或许是因为昆仑世界开始复苏,才会出现这种诡异的现象。”

本田君拿出沈渊的古剑,折断琼的灵根,与真妙道人一起喝酒。过了一会儿,他们的皮肤都散发出紫色的光彩,得到了不少好处。

尤其是精神力的强度增加了不少。

一路上,道人真苗又挖出了五种圣药,这让本田君大吃一惊,觉得不可思议。

一座小小的王山,孕育了如此多的圣药。难道不是其他圣山和圣地培育的更圣药吗?

不过,王山似乎成长了不少,不小。

道人真苗感到不解,道:“你确定这座山只占两百里?品道感觉如何,已经走了六百多里了?

本田君皱了皱眉,停了下来。

左脚一踢,他的身体飞了起来,落在不远处的一座山顶上。

本田君睁开眉眼,望向旺山深处。过了一会儿,他的脸色变得有些凝重,道:“有意思,旺山有个折空间。随着昆仑界的恢复,折叠空间将打开。我他的天眼被一层诡异的力量挡住了,他看不到旺山的尽头。

以往本田君的修炼基础太低,就算遇到折叠空间,也看不出端倪,自然没有发现王山的秘密。

真厉害的小道士跳了出来,道:“你们张家的老祖,真是善于择地。他们随机选了一个墓地,他们都在折叠空间里。

本田君背上展开一对龙翼,正要起飞,却摔倒在地。

他的左腿很重,根本飞不起来。

最后,本田君使用了空间传送,所以没有倒在地上。

本田君左腿一巴掌,然后施展一个大型空间传送,冲向旺山深处。走了一千多里路,本田君找到了云武郡皇室建造的墓林。

找到云武郡王的陵墓,移入乾坤境。

想了想,本田君看了看张家老祖宗的墓葬,最终决定把古墓全部搬走<b1。86>
突然,地面微微颤抖,一道缝隙打开。

“什么情况?品道明白,搬迁祖宗墓室一定要小心。你必须先牺牲,烧纸钱,刻铭文。你这么鲁莽地做这么大的事,一定激怒了你的祖先。“真厉害的小道士郑重的说道。

本田君根本不相信这一点,仔细观察着地面上的裂缝。

只见那裂缝之中,一股强大的圣气逸出,大量的天地法则向外喷洒。一股极其古老的气息涌出,充斥着周围的世界。

地面再次剧烈震动,地面的裂缝变得足足有两尺宽。

天地圣气和天地规则不断爆发,导致天空中出现异象,一条蓝色的光河出现,横跨东西天。

与此同时,张家的古墓开始冒出青烟。

蓝蓝色的神花生长迅速,很快就填满了墓地,形成了一望无际的花海。

每朵神圣的花朵至少有一万年的历史。

随着汹涌澎湃的天地圣气越来越强,天地规则越来越浓密玄妙,一些圣花飞速生长,绽放得越来越美,散发出来的光彩也越来越璀璨。

本田君和道士真淼都愣住了。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竟然能亲眼目睹如此诡异的一幕。

地裂缝中,一个衣衫褴褛的老人突然爬了出来。

奇妙的小道士尖叫道。

本田君瞪了它一眼,道:“在风神台,你以前没见过什么妖怪鬼魂,何必装模作样呢?

“没错!穷道教深奥,有什么好怕的?

奇妙的小道士走到老人身边,挥舞着小拳头,大喊一声“我打”,一拳轰出,将老人撞飞,摔落在几十丈外。

“嘿嘿,到底是谁…居然打了老头…老人的腰…坏了,哎哟,他杀了人,能不能有人来救老头子……”

一声尖叫从花海中传来。

“不是千年尸,是活的?”真淼道士吃了一惊。

本田君立刻赶了过来,用精神力调查,确认老者确实是活人。他赶紧拿出一枚疗伤丹药,准备给老者吞下去。 就在他蹲下的时候,本田君闻到了一股异味,不知道自己在地里呆了多久。

本田君忍住气味,喂了一口。他把圣药塞进老人的嘴里。

站起身来,本田君仔细观察着这个老人。他看起来大约七十岁,瘦骨嶙峋,肮脏的白发挂在周围。他已经不知道有一段时间没有洗澡或换衣服了。他的衣服像草皮一样腐烂。

如果不是,他确实是一个活人,本田君肯定会认为他是一个埋在地下数万年的木乃伊。

“老头子,你好些了吗?”本田君问道。

“哦,还是很疼。如果你打人,你必须负责。你不能虐待老人。

老人在地上打滚,痛苦地尖叫着。

本田君的眼神中,流露出疑惑的神色。

要知道,林静烨吃了同样的疗伤丹药,连断腿都长了回来。地上的这个老者,服用圣丸后,怎么可能一点都没有好转?

本田君警惕起来,问道:“老头子,你怎么从地里爬出来了?

老人眼皮底下翻了个白眼球,道:“老人是个盗墓贼。看到这里有很多大墓,他当然想下去发财。

“盗墓贼?”

本田君额头上有一条黑线,冷冷道:“你知道这里的坟墓都是和我祖先一起埋葬的吗?

老人微微吃了一惊,腰部突然好像不再疼了。他仔细看了本田君一眼,问道:“年轻人,你叫什么名字?

“本田君。”

本田君拿起使节的木杖,开始卷起袖子,露出半条手臂。

“姓张,什么姓,老爷子也姓张……你在干什么。。。年轻人。。。你在这里干什么?

本田君举起神使的木棍,用棍子敲击,发出“砰”的一声。

“盗墓吧?强盗来到我家,他们都偷了一些好东西。把他们拿出来,把他们都拿出来。

“喂,老头子被打了,能不能有人来救老头子,我快要被打死了……小兄弟,我什么都没偷,什么都没偷…救命啊,我把老头打死了……“

老人从地上爬起来,向远处逃去。

本田君眼中闪过一道亮光,他越来越觉得这个老家伙不单纯。

刚才他挥动神使的木杖,继续加大实力,最后一击大概要了半圣的命,但老者除了尖叫之外,根本没有受伤,跑得比兔子还快。

有趣就在本田君准备继续追上去追上老人的时候。远处,几道暴虐的圣道气息从森林中传来,还有五六个修炼的强者。天下已经超过了七阶圣王境的帝王境,正冲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