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流云,你是不是听说别人接受了你的挑战?”

王嫣半笑着看着波拉君,古怪的说道。

叶流云一愣,然后大声道:“一个月后,如果不能替师兄杀了这个人,我愿意来看他!

“哈哈哈,好!一个月不长,狗,我再让你活一个月。我说过,王宁的死一定会和你一起解决的!

王嫣脸色顿时变得阴沉起来,眼中满是杀意,用极其冰冷的语气看着波拉君。

如果不是受到宗门的限制,他真的想要……现在真想杀了波拉君。

一个月前,当族内的长老得知王宁的生死消息时,整个氏族几乎是怒火中烧。

作为大秦帝国四大家族之一,久违,没有人敢当众杀汪家的直系血脉。

就算犯了大错,也会给王家一个面子。

同一天,波拉君将王宁斩首。

被击中的是王宁的脸,是他整个王氏一族的脸!

族人已经下了死令,波拉君必死,不管王宁用什么方法。

给王家的耻辱必须抹去。

在场的所有人都能感受到王嫣身上的愤怒和杀意,让人不寒而栗。

“辛妍!这篇手套是波拉君自己写的。我没有强迫他,也没有强迫他。如果再来阻止他,波拉君不会是唯一一个死在君子联盟的人。

王嫣冷哼一声,然后话音落下,他摆了摆手:“走吧。

“走开。”“别挡路。”

数百名绅士联盟的精英威风凛凛地离开,咒骂着,战斗闯人心惊。四方的其他弟子都不敢挡路,被骂得更不敢回话。

可见,王嫣在这灵霄剑阁的弟子中,实力不堪一击。

“师姐!”看到欣妍手掌上的伤口还在流血,珞珞山的弟子上前帮她用白纱布包扎。

收拾好之后,馨妍一言不发地走到波拉君面前。

看着胸前的伤口,他沉思道:“疼吗?

“不疼。”“被追着跑上跑下,我都快死了,还补不上。你不舒服吗?

波拉君默默点头。明明是他在万剑图之中,所以剑意差点被他摧毁。但最终,他被迫接受了这个挑战,一个极其不公平的挑战。

“不舒服是对的。这个宗门从来就不是一个讲道理的地方,因为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就像当年你杀了王宁,白婷却承担了责任。

辛妍看着波拉君,一字一句的说道:“可是我不要你死,所以你这家伙,一个月后,一定要狠狠地打一顿叶流云!既然你敢接受挑战,那就给我一张这样的照片吧!像个男人一样,杀了叶流云!

“杀了叶流云”这几个字如雷霆般在波拉君的脑海中响起。

“一个月后,我一定会杀了叶流云!”

波拉君猛地惊醒过来,胸口满是鲜血,沉声回答道。

欣妍的眉头皱了起来,她摊开双手,手掌上充满了光芒。一股女性的力量不断聚集,一股古老的气息弥漫在她的身体里。

紧接着,九道黄光绽放,磅礴而古老的女性力量凝聚成一滴浓稠的水珠。

九级黄级武魂,太阴之水!

控制着这滴阳光水,辛妍将波拉君胸口的伤口往前一遍。女性的力量涌入波拉君的体内,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体内所有挥之不去的剑意都被驱散。

波拉君的伤势瞬间痊愈。

“我相信你。”

从太阳中抽出这一滴水,欣妍的脸色变得苍白,娇嫩的身体微微颤抖,留下三个字,直接离开。

我相信你。。。我相信你,波拉君,为什么?

相信你,波拉君,你会杀了叶流云!

波拉君微微吃了一惊,眼眶微微湿润,性格强硬。就算是过去,当他被火焰烧伤,痛苦地死去时,也从未流过一滴眼泪。

男人流血却不流泪!

但今天,“我相信你”这句话触动了他心中最柔软的一些东西。

他五指紧紧地攥紧,身体微微颤抖,咬着嘴唇,沉默不语。

“哥哥,你怎么了?”

李无忌牵着血龙马走了过去,见波拉君心情不好,担心的问道。

“我们回去吧。”

许久之后,波拉君坐上血龙马,默默的回去了。

天空之上,有浩瀚的白云,一个利爪利刃如血的剑雕停在云层中。

剑雕背上站着两个人,一个是老人,一个是精致的中年人。 老人正是罗峰,是内宗的长老,在信岩和罗家山的身后,也是白婷的死敌。

罗峰在长老宫地位不高,实力深厚。和白婷一样,晋升上古剑主的机会最大。

可是此刻,在这个儒雅的中年男子面前,罗峰表情谦虚,极为恭敬。

一个优雅的中年男子,穿着一件蓝色的衬衫,优雅如墨,胸前点缀着一朵娇艳的梅花。

梅花猩红瘦骨嶙峋。

凌霄剑阁阁主之下,有梅花、兰花、竹、菊四大守护者!

阁主常年闭关,四人都在灵霄剑阁,相当于实际的掌权者。

儒雅的中年男子,正是四大护法中的护法梅!

“这就是在九星大赛中觉醒远古凶魂烛龙,斩杀王宁的那个年轻人吗?”梅护法声音轻盈,眼神深邃至深,总是难以捉摸。

“是的,就是他。梅护法,你觉得呢?

罗峰点了点头,眼神小心翼翼,小心翼翼的问道。

梅护法淡淡一笑,答错了问题:“他离开葬剑林后,有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全部剑意?

“对。”罗峰心中有些不安,他不知道梅护法为什么会问这样的问题。

“看来他见过那个,能活着出来很有意思……”梅护法双手背在身后站着,温柔地笑了笑。

“那……”“一个月后,如果他不死,就带他来看我。”

梅护法不等罗峰说完,直接说道。

罗峰心中有些苦涩。他亲自找到了梅护法,希望梅护法能取消这场生死之战。

就算是持剑长老,也无权干涉双方烙印小云教团的战信。

只有护法者,四位冷漠的护法者,才拥有一切可能。

但梅护法知道他想要什么,却提前拒绝了……

波拉君在剑意、修为、武技上都不如叶流云。别说入场时间了,他真的没有胜算。

梅护法明明对波拉君很感兴趣,却还是把他送进了死胡同,让罗峰真的变幻莫测。

“绅士联盟近年来越来越受欢迎。

梅护法轻轻叹了口气,似乎对王嫣有些不满。

罗峰也有同感,回应道:“毕竟他身后站着的那个大人……”

提到神秘领主,梅虎法微微皱眉,道:“馨妍是个好姑娘,应该好好修养。至于波拉君的事情,你可以不管了。剑哥可以帮他一次,如果你想再帮他一次,就得给我一点惊喜。

话音落下,梅护法飘走了,环顾四周,茫茫云海中无影无踪。

这一刻,罗峰长老也感受到了梅护法的思念。只有当波拉君跨过这道关卡时,他才能真正落入他的眼中。

否则,如果你死了,你就会死。

现在是夜晚,月亮明亮,星星稀疏。

绅士联盟的驻地里弥漫着一股凄凉的气氛,有些凄凉。

今日,万剑图没能掐死波拉君,反而摧毁了十二位首领的剑意。

可以说损失惨重,付出的代价让王岩感到无比苦恼。

山顶的一座豪华宫殿里,王岩一脸闷闷不乐的看着叶流云,说道:“你掌握在你手中,但你失败了。“叶流云,你想解释什么?”

叶流云沉声道:“我大意了。但我保证,一个月后,我会亲手杀死他。

王嫣冷哼一声:“我不相信你有这个实力,你还站在这里吗?

叶流云知道自己错了,所以不敢反驳。

如果不是他大意,低估了敌人,波拉君的剑意早就在万剑图被摧毁了。现在,他一无是处,任人摆布。

王彦表情不确定,双手背在身后来回踱步。

“不,一个月后,我必须确保一切都安全。你拿着我的令牌,去帝都的皇室总部。你将在本月内留在王室。

停下脚步,他终于做出了决定,拿出一个璀璨的玉坠,扔给了叶流云。

将玉坠握在手心,摸起来很凉。

叶流云心里清楚,王嫣是想利用王氏一族的庞大资源,让他在这一个月内提升实力。

但他却让他有些不悦,皱眉道:“师兄,你不相信我的实力吗?今天在宗门里,他被我像狗一样追了。如果不是宗门禁忌,我十招就能杀了他。

王岩冷漠道:“我之前说过,我要确保什么都没发生。你不知道我因为哥哥的死而丢了多少面子。

“明白了,我现在就去帝都。“

看到王嫣眼中的恨意,叶流云也不敢说什么,准备在星夜中离开。

同时,珞珞山是居民,也是波拉君的住所。

同一个人,表情紧张,连夜匆匆赶了过来。

“林…师父,你没事吧?你居然接受了叶流云的挑战!

来的人,的确是丹药殿的古云大师。

就在他准备问的时候,恰好看到波拉君抬起头来。

那目光中,有一股寒意让他心悸,逼得他把接下来的话咽了回去。

“如果师傅来劝我,那你从哪里来,又往哪里回去。“

波拉君神色平静,开口说道。

古云大师愣了一下,赶紧闭嘴,不想提:“我是来给你丹药的,奇怪,你的伤……”

眼中闪过一丝惊讶的神色,古云惊讶的发现,波拉君脸色红润,血气浓郁,看起来一点伤痕都没有。

可是白天,明明听说波拉君被剑击中,离他嘴很近。

波拉君没有解释,而是起身说道:“师父能来,我很放心。我有事要做,请帮帮师父。

古云大师端正了表情,沉思道:“就说吧,我会尽力帮忙的。

“我需要资源,越多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