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名血狼半人族的强者,抬着一个三尺高的青铜三脚架,登上了拍卖台。

即使两人相当小心,当铜制三脚架掉到地上时,还是发出叮当声,三脚架的四条腿将桌子微微压了下来。

由此可见青铜三脚架的重量。

“这青铜三脚架至少重达80万斤,而且不是用普通材料做的。”

所有人都盯着拍卖台上的铜三脚架,都在窃窃私语。

巨大的铜制三脚架完全被绿色的铜绿覆盖,铜绿之下,密密麻麻的雕刻字样,散发着古老的韵味。

齐飞宇站在铜制三脚架下,开始介绍:“这个三脚架叫开元陆鼎。那是祖器,在前盛明中央帝国,是用来祭祀祖先、神灵、天地的。”

“八百年前的战争中,盛明中央帝国被摧毁,皇城被攻破,整座城市被烧毁、杀戮、掠夺。战火中,承载国家命运的开元泸定也失传了。教。

高石绿的目光定格在铜鼎上,顿时,熟悉的记忆如潮水般涌入,仿佛将他带回了八百年前。

每年冬至,大雪降临时,高石绿都会在侍女的服侍下沐浴焚香,换上干净整洁的蟒龙御袍,跟随明帝和所有文武官员祭天地,祭神,祈求来年国家运财。

他的耳边,仿佛有宫女叫他起床的声音,太子和太傅宣读祭祀演说的声音响亮。

开元泸定确实是圣明中央帝国的祖传兵器,但并不强兵,价值有限。

对于盛明中央帝国的老部分来说,意义非凡,承载着盛明中央帝国的民族命运。

明白了,你可以召集人们在世界上竞争。

或许,拜月魔宗看到昆仑世界即将混乱,所以将开元路鼎拍卖,希望能让这浑水更加浑浊。

慕容月眼中露出惊讶的表情,她立刻转过头,盯着高石绿,道:“殿下……”?高石绿伸出一只手,打断了她接下来的话,道:“后来的儿子,你出来竞标,无论如何,都会中开元泸定。“可是,我的属下没有那么多圣石。”慕容月露出一丝担忧。

“不用担心圣石,我会用圣血代替圣石。信仰魔鬼宗教的僧侣更愿意接受圣血。高石绿说。

随着高石绿的满满支持着,慕容月顿时松了一口气。

“开元圣锅,起拍价一万圣石,每次涨价不得低于一百圣石。”

当齐飞宇宣布开元圣鼎的底价时,拍卖场上响起了不少叹息声。

毕竟开元泸定只是一件古老的青铜器皿,甚至算不上百纹的圣器。如果不是因为它是圣明中央帝国的祖先,就算底价是圣石,也没有人能够购买。

“诸光阁果然如狮子般张大嘴,显然是打算狠狠斩杀孔宏碧。”一个宗主级别的身影轻轻一笑。

在场的所有修士都知道,开远泸定对明唐很重要,孔洪碧肯定会拍下来的。

孔宏碧眼中冷眼神,出现了一丝对拜月魔宗的仇恨,她暗暗下定决心,以后一定要想办法报仇。

一万圣石的确是天价,但还是在孔鸿碧的承受范围内。

“一万圣石。”孔宏碧喊出了价格。

拍卖行中,诸光阁的三位执事笑着同时点了点头,感觉很满意。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孔宏碧花一万圣石就能得到开元路定的时候,坐在高石绿旁边的慕容岳喊出了价格:“一万一千块圣石。

众人面面相觑,盯着慕容岳,喃喃自语。

一位老人讲述了慕容月的背景,说道:“慕容月是慕容家的杰出后裔,慕容家是前盛明中央帝国的强家。莫非慕容家族也想在天下竞争,重建圣明中央帝国?

拍卖行里,有各种猜测。

当然,只有在黑市总部的拍卖行,他们才敢说出这么离谱的话。如果是在武石的拍卖行,谁敢提圣明中央帝国的重建,必定会洗劫一空。

孔洪碧瞥了慕容月一眼,不屑的说道:“真没想到你们慕容家会对开元路鼎这么感兴趣。可惜圣明中央帝国的正统在明堂。就算慕容家得到了开元路定,也忍不住指挥英雄。

随即,孔洪碧提价:“一万两千圣石。“一万三千块圣石。”

“一万五千圣石。”

价格迅速飙升。

当慕容月喊出“两万圣石”的天价时,就连孔鸿碧都有些犹豫。

相反,诸光阁的三位执事越来越开心,满脸笑容,希望孔宏碧和慕容月能把价格抬得更高。

贵古圣将皱了皱眉,给孔洪碧发了一道传音,道:“少爷,慕容月显然是有备而来的,他一定能赢得开元路定。如果继续提价,恐怕就有五万圣石了。我拦不住,最后拜月魔教便宜了。孔洪碧已经对拜月魔宗心怀恨在心,听到贵谷圣将的话,立刻问道:“你什么意思?

鬼谷贤将阴险一笑:“慕容月拿着开元路定,一定要运回东域。但是,中部地区是明塘的领土。她想离开中部地区。如果你在路上杀了她,就可以得到开元圣锅,而无需花费一块圣石。

“没错。慕容家的圣石,也属于明堂的财富。拜月魔宗为什么要便宜?孔洪碧眼睛一眯,瞳孔中隐藏着一股杀意。

孔洪碧没有再竞标开元泸定。最终,慕容月花了两万圣石竞标开元路鼎。

慕容月有些惊讶,道:“孔宏碧不可能这么轻易放弃开元路定,他一定另有目的。

“不用担心他,开元路定属于圣明中央帝国,不是明堂。”

高石绿将一万块圣石交给大司空,两罐神血递给慕容月,让他们分别提取清甲圣象的象魂和开元鹿大锅。

支付了一百二十块圣石,提取了两颗枯萎的木丸后,高石绿带着石美,率先离开了拍卖场。

两人走出拍卖行的时候,外面传来了啪的声音,不知不觉中,一场雷雨开始了。

一道道闪电,如龙蛇,划过天空,散发出耀眼的光芒。紧接着,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从云层中传来。

雨越下越大。

欧阳欢从雨中走出来,手里拿着一把油纸伞,身上气质微风轻快,笑道:“顾兄,天乐厅我给你准备了最好的上层房间。

高石绿看了石美仁一眼,用手指轻轻拂过她脸上的头发,然后盯着欧阳欢,道:“谢谢。

“带顾先生去天乐厅。”

随着欧阳欢手指轻轻一动,两个美丽端庄的侍女走了出来。

两个侍女带着高石绿来到天乐厅,纷纷退了出去。

三层高的桃花心木阁楼有一个庭院,庭院里种植着古老的松树和竹子。宋竹在雨中摇晃,发出嘟的声音。

在三楼一根红烛被点燃了。 随着冷风的吹拂,红烛的烛光不停地跳动,气氛十分诡异。

高石绿和石美仁盘腿坐在地板上,面对面相距一尺。

高石绿盯着她的眼睛说:“凌飞宇,我不知道你怎么了。不过你醒醒了,不然的话,明天我们两个就很难看到了。太阳。

就在刚才,高石绿释放出精神力,在阁楼的四个方向发现了十几道强大的灵气。他们躲在风雨中,一脸杀气腾腾。

石美仁坐在地上,长发如雨瀑般散落。烛光下,她身上的皮肤显得格外晶莹剔透,像是一层精致的玉蜡。

高石绿看了看她的眼睛,试探性道:“与血皇青天一战,是不是毁了你的意志?

石美仁的睫毛微微颤抖。

与此同时,她十根修长手指在不断的颤抖着,像一只虚弱的鹌鹑。

看到她的反应,高石绿立刻又道:“凌飞宇,三百年前的无敌天才,在同辈中是无敌的,从来没有被打败过一次。你很骄傲,你的心里充满了自信,你不把任何人当回事。

“你的修炼之路真的很顺利,没有任何挫折。换句话说,任何挫折都可以在你面前轻松解决。

“所以,你的圣道有巨大的缺陷。”

“你就像一个美丽的瓷瓶,完美无瑕,充满美感,无论你把它放在哪里,都吸引最多的眼球。但只要一锤子轻轻一击,你就会被打碎,再也无法修复了……“

”别说话!”

泪水从石美仁的眼眶里流淌出来,娇艳如梨花在风雨中。

这一刻,高石绿终于确定凌飞宇的情绪有问题,精神意志受到重创,于是陷入了低迷。

高石绿盯着她说道:“输给擎天血帝并不丢人。谁没有被打败?我输给你多少次,我有没有跌倒过?

“我已经不是以前的凌飞羽了,我只是一个石美人。”

石美仁闭上眼睛,不敢看高石绿,微微摇了摇头,道:“今晚,我们不会死。

随即,石美人缓缓脱下衣服,露出娇嫩的身躯,走向高石绿,两片柔软的红唇印在高石绿的脸颊上。

她柔嫩的身躯,像一股温暖的香气和玉石,落入高石绿的怀里,试图解开他的腰带。

一记响亮的耳光。

紧接着,石美仁飞了出去,撞在了桌面上。砰的一声,打翻了烛台。

蜡烛熄灭了,整个房间陷入了黑暗。

窗外的寒风不断涌入。

高石绿走过去,盯着躺在地上哭泣的石美仁,忍不住捏了捏手指,摇了摇头,道:“我从来没打过女人,但你让我破例。我之所以打你,是因为我不想看到你继续跌倒。

今晚,如果高石绿坚持一切,打破石美仁的童贞,他确实能够向魔宗的修炼者隐瞒真相,从而平安离开祝光阁。

而且,石美仁显然不想让高石绿难堪,所以她选择了主动。

不过,高石绿很清楚,如果真的那样做,她将彻底死去,再也无法恢复精神意志。

从今往后,就只有石美仁了,就再也没有凌飞宇了。

最终高石绿再也忍不住了,轻轻叹了口气,把石美仁拂起来,又给她穿上衣服,说道:“别担心!没有无与伦比的路,今晚,我会尽一切努力杀死一个。血路带你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