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颗枯木丸分为三场拍卖会。

第一颗枯木丹丸的起价是一亿灵晶。

经过十余次竞价,枯木丹的价格达到了一亿三千七百万灵晶。

枯萎的木丹确实很珍贵,但很多大丹宗都能炼制,而且不是独占。

所以,它的价格是比较恒定的,一般控制在1.5亿灵晶以内,波动也不算太大。

“一亿三千七百万灵晶,一次。”

“一亿三千七百万灵晶,两次。”…

就在齐飞宇举起玉锤的时候,高石绿第一时间喊出了价格:“一亿五千万灵晶。

拍卖行中,不少修士看着高石绿,略带惊讶。

这位血神教的儿子今晚非常高调,处处展示自己的财富和权势。买了一颗枯萎的木丸,竟然达到了最高价。

没有人继续提高价格。毕竟枯萎的木丹最多只值一亿五千万灵晶。

坐在高石绿对面的孔宏碧冷冷一笑,终于找机会报复高石绿。

于是,他喊出了价格:“灵晶1.51亿。

听到孔鸿碧喊出价格,拍卖场上的所有修士都笑了,知道他是故意和顾林枫吵架。

高石绿眼皮不抬,大声道:“两亿灵晶。

“2.01亿灵晶。”孔洪碧继续挑衅。

“三亿灵晶。”

“三亿一百万灵晶。”

价格不断上涨,很快高石绿就召唤出了六亿灵晶。

最终,孔宏碧没有继续跟风。

因为如果继续跟着,风险会很高,孔洪碧很担心自己会掉进高石绿的坑里。

孔洪碧已经颇为得意,将价值一万五千灵晶的枯木丹提升到六亿灵晶。

拍卖行中,不少修士笑了笑,以为血神宗的儿子被带去兜风了。毕竟六亿灵晶已经可以买到四五颗枯木丹了。

只有慕容月知道,六亿灵晶对高石绿来说只是杯水车薪,根本不值一提。

接下来,第二颗枯萎的木丸将被拍卖。起拍价还是一亿灵晶,每次涨价至少要上调一百万灵晶。

这一次,孔洪碧还是和高石绿吵了起来,将价格提高到六亿灵晶,才再次停了下来。

最终,高石绿拿下了第二颗枯木丹,六亿灵晶。

这一刻,孔洪碧觉得很开心,一扫之前的郁闷,嘴角露出笑容,准备继续帮高石绿提价。

其他和尚也乐于观看热闹,没有参与其中。

“接下来,我们开始拍卖第三颗枯木丹,起拍价一亿灵晶。”

齐飞宇的目光落在孔宏碧和顾林枫身上,好奇他们会不会继续争价格。

孔宏碧盯着高石绿,脸上露出急切的神色。

高石绿终于睁开了眼睛,盯着孔宏碧说道:“孔宏碧,如果我买了第三颗枯萎木丹,你会继续战斗吗?

孔洪碧颇为得意,笑了笑,道:“你带走了石美仁,还不让我去争夺枯萎的木丸?

“其实不然。”

高石绿不紧不慢的说道:“我只是想告诉你,既然能带走石美仁和枯萎木丹,自然是轻而易举。你注定能够在一切上与我竞争。

说完这句话,高石绿直接喊出了一个震惊所有人的价格,道:“六亿灵晶。

孔洪碧双手紧紧握,眼中露出寒光,心中的怒火炽烈。

从小到大,谁敢这样对他说话?

简单的一句话,却像是一记耳光打在他的脸上。

“顾林枫太嚣张了,甚至直接喊出了六亿灵晶的高价。这一次,孔洪碧应该不敢继续涨价了。

不知道是谁说了这样一句话,恰好传到了孔宏碧的耳朵里。

孔鸿碧冷笑一声,六亿灵晶对他来说只是一笔小数目,他之前有些顾忌,所以没有继续涨价。

现在不一样了,顾林枫明明是想挑战他,他怎么会失去这种语气?“七亿灵晶。”孔宏碧说。

高石绿不眨眼,道:“十亿灵晶。孔洪碧没有任何犹豫,再次喊出价格,道:“十亿一亿灵……水晶…“

还没等价格喊完,孔鸿碧就后悔了,暗暗喊道,不好。

果然,高石绿没有继续出价,显然是将第三颗枯萎木丹让给了孔宏碧。

看到这一幕,齐飞宇轻轻摇了摇头,颇为对孔鸿碧失望。

在见到孔宏碧之前,齐飞宇听过很多关于他的传说。他打败了朝廷的兵圣,在蛮荒秘界斩杀了兽王。

无论是两仪宗的弟子,还是魔教的弟子,都把他当成神奇的,近乎表演。等,而且天下所向披靡,被称为人族圣域之下的头号强者。

不过,看到他之后,齐飞宇发现这个人的破绽太明显了。

因为,他太容易烦躁了,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孔宏碧和没有破绽的欧阳欢和高石绿比不上,甚至和顾林枫比起来,还是有点落后。

顾林枫看似好色嚣张,其实很聪明,所以没那么容易对付。

最终,孔洪碧花了十一亿灵晶,买下了第三颗枯萎木丹。

这场价格战,孔宏碧和高石绿都处于败局的边缘,高石绿也只是略微占了上风。

接下来要拍卖的几件宝物包括神圣的艺术级秘籍、千年灵丹、圣器、圣丹。

没什么意思,所以高石绿没有做任何购买。

反倒是大司空看中了一颗七千年的金菩提果实,花了17亿灵晶买下。

终于,拍卖进入了下半场,蓝甲神象的圣魂作为第五十七件拍卖品被呈现在拍卖台顶端。

大象的灵魂被封印在一个手掌大小的青铜香炉里。

一条条蓝色的光彩从香炉的孔洞中射出,形成密密麻麻的线条。隐约约,人们仍然可以听到香炉里传来的大象吼声。

齐飞宇手指轻轻握着青铜香炉,显得格外优雅,道:“绿甲圣象是七阶蛮兽,是我教的宫主。进入狂野秘境,杀了它。

“青甲圣象的象魂起价是五千圣石,每次涨价,绝对不能少一块圣石。”

“拍卖会开始。”

五千块圣石相当于五十亿枚灵晶。可想而知,七阶蛮兽的兽魂价值如此之高,一般的圣人未必能买得起。?竞标象魂的势力只有两支,一股来自铭文图案公会,一股来自传承深厚的中世纪家族。

青甲圣象的象魂,不仅可以用来炼制丹药,还可以用来炼化圣器之灵,自然价值不大。

若是炼制成一批圣象淬体丹,足以炼制出价值八千到万块圣石。所以,铭纹公会的长老炼丹师,势必会得到目标魂魄。

最终,炼丹长老喊出了六千圣石的价格,其中让另一个来自中世纪家庭的太上长老不得不停下脚步,没有继续涨价。

直到这一刻,坐在高石绿旁边的大司空才开始出价:“六千五百枚灵晶。

大司空的声音太大了,震动了拍卖行的墙壁和地面。

众人看着大司空,顿时摇了摇头。

很多人都在想,一个和尚怎么会这么有钱?

“这和尚,买来蓝甲神象的象魂,极有可能修炼某种佛武。”在场的修士们低声议论道。

其实,真正想买象魂的人,是高石绿。

只是高石绿担心孔宏碧会再出手。到时候,就算是两万块圣石,也未必能买到项勋。

高石绿不怕价格竞争。关键是他和孔宏碧血战,但魔宗占便宜并不明智。

总之,无论用什么方法拍卖买,青甲圣象的象魂都不能丢失。

孔洪碧朝顾林枫的方向看了一眼,见顾林枫闭着眼睛休息,于是收回目光,没有插手。

孔洪碧不认为大司空是在帮顾林峰竞标。

因为,在他看来,顾林枫是个相当疯狂的人,他一个人可以出价,怎么可能要求别人替他做呢??

此刻拍卖行里最郁闷的人,就是铭纹公会的老炼丹师。

眼看他要买象魂,谁能想到一个蛮族和尚会被杀到一半?

炼丹长老仔细思索片刻,咬了咬牙,喊出了价格:“六千六百圣石。

“七千圣石。”

大司空再次对着老炼丹师大吼一声,一圈音波喷涌而出,将对方震得头晕目眩。

老炼丹师颤抖着瞪着大司空,伸出一根布满皱纹的手指,道:“和尚……你太残忍了…“

”七千圣石,一次。”

“七千圣石,两次。”

“七千圣石,成交。”

看到齐飞宇打倒玉锤,大司空顿时露出狂喜的神色,搓了搓手,笑道:“师父,我说过,用不到一万块圣石就能拍到,你还不信我。

高石绿满意的点了点头,道:“我还是给你一万圣石,其中七千圣石会交给诸光阁,剩下的三千块圣石归你所有。

达·伊空瞪大了虎眼,道:“三千圣石都给我?

“别那么惊讶,那是你自己赚来的圣石。”高石绿淡淡的说道。

孔宏碧自然听到了高石绿和大司空的对话,更加恼火了,感觉自己像是被耍了。

如果他知道买象魂的人是顾林峰,他至少会双倍的价格。

高石绿站直了身子,仿佛看不到顾林枫杀气腾腾的眼神,正要离开拍卖行。

既然青甲圣象的象魂被拍了下来,就没有必要再留在这里了。

“接下来,要拍卖的物品,是一件前圣明中央帝国的祖器。”齐飞宇悠扬的声音在拍卖台上响起。

本来高石绿已经站了起来,只是浑身发抖,戛然而止,坐回了座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