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虎领着佐伯春一路前行。

他身上轻轻释放出兽王的威势,潜伏在黑暗中的凶恶怪物也不敢放肆。

佐伯春一路上看到的恐怖怪物很多,让人心悸不已,其中不少堪比青蟒和黑魔猿。

没有这只金虎的威慑,以他的实力,他很难走这么远。

老虎看似慢,实则极快,喝了一杯茶才到达山谷尽头。

空旷的山谷和僻静的土地上,老树成林,烈日下,显得十分阴凉。

林里有一座简陋的木屋,老虎示意佐伯春进去。

那里没有人?佐伯春疑惑不解,大步走过去,推开了门。屋内的陈列很简单,满是灰尘。可以看出,它多年来一直无人看管。

看来虎主不是离开就是死了。

进了隔间,佐伯春看到书桌前有一本书。

尘埃被吹散,书上写着青玄抄本,四个朝气蓬勃有力的人物,极为神秘。

哇!他打开书,一页一页地看,每一页都画着一幅画。

屏幕在翻动的时候,佐伯春一阵头晕,赶紧合上了书。

精神模式?

他的脸色微微一变,心中一震。这些画都是由精神图案制成的。

精神图案可以变成绘画,真是闻所未闻。

难道这个叫青玄的人还是个神秘的高手,不过以后可以打听了。

除了青玄的笔记,房间里空荡荡的,生活用具也没什么特别的。

但光是这份青玄成绩单,就足以让佐伯春震惊了。

“回头看的时候,你得考虑一下。”

收拾完纸条,佐伯春离开木屋,仔细一看,又被吓了一跳。

金虎像人类武者一样盘腿而坐,庞大的身躯中流淌的灵气仿佛在修炼某种功夫。

佐伯春恍然大悟,一定是青玄长老给了猛虎修炼的技能。

这就是为什么它如此特殊,修炼成蓝眼睛和方眼,就像道教大师一样。

“这个地方似乎有大量的灵纹!”

佐伯春的脸色又变了。他看到老虎在冥想修炼,他感受到了天地灵力的细微波动。

如果你不注意,你根本无法注意到它。

被吓了一跳后,he突然发现,这里布置的大量灵纹,不亚于葬剑林。

而且它完全融入了山林花草,不留心,根本找不到。

仔细观察之后,佐伯春惊恐的发现,这庞大的灵纹已经蔓延到整个广袤无边的山谷。

在这里修炼,并不比宗门差多少,长老占据了风水预兆的宝地。

“青玄长老在灵纹上的造诣,恐怕是相当惊人的了。”

这么想来,他手中的青玄成绩单一定是无价之宝。

他的目光落在那只山丘般的老虎身上,他救了它一命,它给了自己一笔财富。

“在这风水预兆宝地,如果炼制妖丹,恐怕事半功倍,效果会更好。”

立刻毫不犹豫的拿出了青巨蟒的妖丹,佐伯春盘腿坐着,开始炼制起来。

紫苑剑术静静的运转着,澎湃的灵力精华顿时如河流般涌入佐伯春体内。

体内真气汹涌澎湃,全身燃烧如熊熊烈火,肆虐无休止。

佐伯春只觉得全身炙热,全身充斥着无比的天地气息。

修炼正以惊人的速度前进。

炼制了一半的妖丹之后,他的修炼基础将处于玄武三层初期,将提升到玄武第三层中期。

一刻钟的辛勤工作足以支付几个月的忏悔。

岁月心经!心中念头一动,佐伯春迅速的运转着《穗月心经》,利用时间之力,凝聚出这浓郁狂暴的妖兽真精。

在双功夫的运转下,原本暴涨的修炼速度,这次勉强放慢了下来。

等到妖丹完全炼化。

佐伯春睁开眼睛,眸中闪过一丝璀璨,全身能量和血液沸腾,修为有了很大的提升。

好强!如果不以时间之力凝聚,一颗妖丹足以让我突破到三重巅峰。

“还剩下两个,继续炼制。”

佐伯春掩饰不住脸上的喜悦,他取出血色妖熊的妖丹,继续用力。

时间流逝,他在这个空旷的山谷里呆了两个小时,才知道。

当他睁开眼睛时,他长长地呼出一口恶臭的空气,身上弥漫着一股重生的气息。他的身体。

眉间隐藏的锐利,隐约可见,有王魔之力。

一眼看去,他的气质完全不同。

他的眼神比玄武六层的霸主级怪物还要凶狠,让人不敢直视。

随着一声大吼,佐伯春腾空而起,真气汹涌,一拳轰在空中。

拳光在空中炸开,如同雷声砸在地上,大地震不断,地面颤抖。

“霸主级妖兽的三颗妖丹,实在是太恐怖了。“我随便一拳,堪比玄武四层巅峰的全力一击,不惧玄武五层的首领就足够了。”

空谷的僻静之地,那强大的一拳声,如雷鸣一般,依旧持续了许久。

佐伯春眼中,也难以掩饰震惊。

归根结底,我修炼的紫苑剑术和《随月心经》足以和那些贵族家族的领袖十几年的积累相提并论。

只要有足够的资源,超越它们完全触手可及。

白秋水说的挺对的,假以时日,我未必逊色于老八公子。

在练习方面,我有两项伟大的成就,都有着非凡的渊源。

在理解方面,我有摄影记忆,可以倒背。

武魂方面,我也有上古凶魂,绝世烛龙。

只要对剑有心,永不放弃,迟早会达到巅峰。

佐伯春的心中充满了激情。在这片森林中,他修炼了玄武三层巅峰,修炼了极为霸道的龙虎拳。

在龙虎吼声中,一声巨响,全身的能量和血液都在涌动,如龙虎。

一举一动,都充满了惊天爆发力。

突然,森林里回荡着一阵巨响,我转头看去。佐伯春眼睛一亮,正是金虎,也睁开了眼睛,一拳打得像他一样。

“你也会拳击,让我试一试?”

佐伯春眼睛一亮,却恰好用这只猛虎,在心中修炼出自己想要的点睛之笔。

如果他能充分领会这一招的深奥含义,证明自己心中的想法,这一招必将大获成功!黄金老虎听懂了佐伯春的话,朝着他飞了过来,和他一起练拳。

佐伯春秀一边大踏步,一边和猛虎练拳。

山谷边缘,玄天宗不辰和墨月山庄小然并肩站着,看着同一个地方。

夕阳已经出现,天也就要黑了,白秋水也加入了草药采集队伍。

两人的眼中,看着沐浴在夕阳余晖中的白秋水,眼中流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贪婪之色。

“卜少爷,萧少爷!”

其他五位宗主朝着他们两人走来,脸上带着钦佩。

任务快结束了,但这五个人已经看到了卜辰和李然的实力,都想交朋友。

我想为我将来在大秦帝国的旅行建立一个人脉网络。

“这次任务真的多亏了你们两个,不然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

“在高家的武道场上,你们两个太低调了。真没想到,他们的实力竟然如此恐怖。我们都错过了。

萧然淡淡一笑,轻声道:“这次护卫主要靠卜兄,我只是尽力而为。

步辰哼了一声,得意道:“我们两个不是默默无闻的人。我们怎么会像人一样,想要狠狠地打败夏腾飞和林岚,以示实力?这不是低调,但只是没有必要。对比佐伯春,他真的低估了我。

“没错!佐伯春那家伙,是在武道擂台上炫耀自己的威望。来到这血骨森林,他吓得一句话都不敢说。多亏了卜先生和萧先生。

“尤其是卜先生,那画龙点睛,却让我们看起来很傻,太强了。”

“以这样的实力,恐怕夏腾飞和林岚联手,不会是卜先生的对手!”

“喂,说到佐伯春,怎么没看到人?”

几位宗主一边议着,一边四处张望,却没有发现佐伯春,不禁有些奇怪。

萧然冷笑一声,道:“这家伙不知生死,他一个人去了灵谷深处,还没回来呢。

“这家伙真的很嚣张。他没有叫我们去灵谷寻宝。还不如死在里面。

“天快黑了。如果这家伙再不出现,我想他真的很难回来了。

“高估了自己的实力,以他微不足道的实力,竟然敢冒险进入这无人居住的山谷。”

“求仁,必得仁,求死必死。如果这家伙真的死在里面,他会自己受苦,不会“呃。”

不远处,抱着血龙马的高瑜正忍住怒火,满脸通红。

可恨!

这群宗主长得像狗,背后却是那么的脏,竟然还诅咒佐伯春去死。

要不是他力气不足,他就得上去把这些混蛋一巴掌打死了。

他看了一眼,专注片刻后,脸色突然大变。

山谷入口处,三道黑色身影闪烁,浑身散发着惊人的恶灵。光是看着就让人心悸不寒而栗。

如此可怕的恶灵,要杀多少人……

想到血骨森林的传闻,此地隐藏着不少散修,凶恶无比强大。

血骨森林中这帮散修,名声凶猛,甚至比妖兽还要恐怖。

看到它们的人中很少有人幸存下来。

它甚至有一个特殊的名字,血骨松修者。

想到这里,高瑜不禁惊慌失措,用尽全身力气,大声喊道:“血骨散修来了!

依旧嘲笑着佐伯春越过手的步辰等人,脸色微微一变,目光同时看向山谷的方向。

休闲维修!

真是血骨散修炼者。弥漫在这具身体中的邪气,让人感到厌恶和恐惧。

除了普通的修炼者,没有人能做到。

高家护送队的其余成员和毒童眼中都闪过一丝惊恐,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一种恐慌的感觉悄然弥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