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道身影腾空而起,稳稳地坐在莲台上。

是妖月山庄的司雪怡,在他坐下的同时,一群妖月山庄的武者立刻将他团团围住。

这样的战斗,让一些人感到无奈。

以墨月山庄的名字,无论怎么小心翼翼地使用,谁也不敢拿下他们的想法。

两人率先抢了两个莲花摊,引起了一阵轩然,安静的气氛渐渐被打破。

露西远远地看着,显然知道现在不是出手的时候。

“这第三莲花摊,我王要!”

当天有点嘈杂,人心起伏,却不敢真正打破这种僵局。

王宁得意一笑,腾空而起,朝着莲台坠落。

喊!喊!喊!

顿时,现场出现了几道恶意的气场,盯着空中的王宁。

一个人的名字,一棵树的影子!

白立轩和司雪怡都是整个大秦帝国的闪亮青年领袖。

但王宁认识的人并不多。

王家真的是出了名,还是他们的长子王腾,不亚于白立轩。

“怎么,有人想干?”

王家长辈王波冷笑道:“站起来让我看看,什么样的狗敢这么短视!

话音刚落,他身上半步入口的恐怖气息冲天而起。

他身上的气息顿时变得极为恐怖,犹如一座山岳矗立在那里,让人仰望,高不可攀。

这种程度的修为,实在是太恐怖了。

露西暗自吃惊,这家伙比薛云门和金延宗两个半步入口强多了。

他身上的气息就像一条深不可测的河流,浑厚而汹涌。

说话间,他身边强大的王家同时盯着周围的环境。

人群中涌动的杀气渐渐平息。

依靠氏族的威望和王勃的强大实力,王家让人不敢轻举妄动。

“一堆垃圾。”

王宁冷笑一声,眼中闪过一丝轻蔑。现在他的眼睛比天花板还高,早就鄙视这些偏远地区的天生武者了。

“这家伙真烦人…”

“我不知道它是从哪里来的。这只是五孔的先天力量。这太疯狂了。

“小声点,其他人都是王家的直系后裔。”

对于王宁的嚣张,显然很多人都不是心声毕竟他以前名声不明显。

从背景上来说,王家归根结底只是一个贵族家族,根本无法与凌霄剑阁和墨月山庄相提并论,凌驾于帝国之上。

紧接着,其他拥有半步深渊入口强者的势力,纷纷占据了莲台。

在青阳界,禁止比天生强者进入。

一个拥有半步深光的强者,想要突破封印,会冒着巨大的风险,但是一旦进入。

在这青阳界,就是最强的战力。

有半步玄官强者的支撑,没有多少人敢拒绝拿下莲台。

这一次,出现了许多低调隐蔽的力量,全部来自大秦帝国以外的宗门。

庆阳郡原处边境,与周边许多帝国接壤。

古宗的封印每次开启,听到消息,肯定有其他实力者前来,他们可不想错过这个机会。

不过,这些外国势力大多是低调的,不敢太放肆。

毕竟,这不是他们的故乡。

刹那间,十八个莲台中,有十二个被占用,只剩下六个。

过了一会儿,三个老人,散发着惊人的气场,舔了舔老脸,勇敢地坐了起来。

“这些老家伙真是无耻!”

“一群一百多岁的人还在和年轻人争夺机会。他们没有羞耻心!

顿时,四面八方传来了骂声。

不过这些老头,都是半步入口的随便修炼者。他们虽然没有依附于其他势力,但是他们的个人实力实在是太强了。

无论外面怎么骂,老人都闭着眼睛假装没听见。

露西微微一笑,看来人活得越久,想要测量皮肤的厚度就越困难。

放眼望去,十八个莲台,要么直接被半步玄关强者占据。

要么是半步入口的壮汉,让他坐掌。

没有半步深渊入口的实力,就算是先天七孔强者,想要独占难度,也会有态度。

十八个能与祭坛沟通的莲花架,只剩下三个了!

随着责骂声逐渐停止,现场的气氛也渐渐变得诡异起来。

现在大家都知道,前面的十五朵莲花是不能动的……竞技场上真正能比的莲花看台只剩下三个了。

但是没有一千名先天战士,不过七八千。

修为基地至少是先天五孔,七孔强者不在少数。

如果没有意外,很快就会有一场悲惨的战斗,而且会上演。

那我就开戏吧…

露西眼中迸发出一丝光芒,斗志如熊熊烈火般燃烧,猛地飞向空中。

就在众人僵持不下,气氛渐渐变得寂静之际,他背着剑盒。

它如一把利剑,笔直地落在了其中一个莲台上。

“是露西!”

“我去,这小子天生只有四个孔,却敢站起来!”

“我不知道如何生或死。我不认为那些天生有七孔的强者不敢贸然站起来。

“听说他有宝藏……”

“宝藏?谁知道这是真的还是假的?再说了,他又是四个光圈的武者,手里有宝物,他能有多大用处啊!

四面八方一片哗然,谁也没想到先点火的竟然是露西。

“我想要这个莲花摊。任何不同意的人都可以站起来。

稳稳的落在莲台上,露西将目光投向四面八方,低声喊道。

长发炫耀,那张精致的脸庞,与四面八方盯着他的人相比,显得非常不成熟。

但他的话并不谦虚,而是响亮的!

他的眉头尖锐利,不怕看任何人,微绿的脸一点也不胆怯。

“这小子终于跳出来了!”

梅子画了一幅血杀,同时眼睛一亮,暗自高兴。

露西敢跳上去,就是找死。这个地方有像云这样的强者。就连他们三个霸主级宗门,在这里都很低调,不敢公开。

环顾四周,有无数天生六孔的武者。

也有强壮的男人,打开了他们的七个孔,热切地看着他们。

也有不少人隐藏着自己随便修炼者的秘密。他们的修炼基础或许不高,却经历过多次战斗,杀人如麻。有很多方法可以做到这一点。

他在哪里,他天生有四个孔,所以他敢挑战他!

唯一的机会就是激活宝藏…

但这里可不是两大宗门那么少,上千人眼红,一不小心,就永远迷失了。

“以后,这小子会有限地被迫激活宝藏。到时候,我会麻烦大长老当场盯紧,有机会就直接动手!

薛图嘴角露出一丝冷笑,这小子是故意给他们机会的,自然放不下。

“放心吧,只要稍稍分心,老夫就会生不如死!”

薛云门的红衣长老神色冰冷,眼中满是仇恨的看着露西。

他忘不了之前被露西勒索的屈辱。

一时间,无数强者明目张胆暗中盯着露西,到处都是敌人!

站在莲台上,露西仿佛被推到了一团火焰之上,随时准备爆炸。

但这是他自己的选择。

露西的心很开阔,大家都在拼,不拼,怎么能脱颖而出?

他一人一剑,无人倚靠,唯一能依靠的就是自己。

与其被动参与,不如用力一点,如果是最后一个莲花站出手的话。

这将是多么悲惨,这是不言而喻的。

现场骚动不绝,对露西的举动充满了敌意,盯着他。

但一时间,没人敢先攻击他。

关于他的谣言和勒索两个教派的行为很多。

尤其是携带宝物的事情更是让人望而生畏。

如果露西手里真的有宝物,他一定能在生气的时候杀人回来。

尤其是那些先天七孔的长老,个个心计多端,眼神闪烁,不想当领导。

“这个小剑奴…真的很能干。

第三层莲台上,王宁微微傻眼,颇为不爽。

没想到半年多没见面,对方已经成长到如此程度,竟然在这几万人云集的大场面上,竟然有如此威慑力。

“小混蛋,你还认得老头子吗?”

但这种僵持并没有持续多久,充满愤怒的喊叫声突然爆发。

繁荣!

一个穿着麻布的老人带着一股热浪席卷而出。

“是王长老!”

“好恐怖的火属性灵元素。据传,王先生常年在天火峰修炼。他的修为已经达到了恐怖的地步。

“这小子,是不是和王先生有仇?”

“啧,敌人这么多,这可是好招,有王先生出手,就是为了查查他!”

露西皱了皱眉,但他认出了。

正是那天在天火峰被他抢走的那个麻布老者,竟然在这里相遇。

顿时冷笑道:“我当然认得,多亏了你八级熔岩心,不然我就无法修炼成雷霄战体了。说起来,老头子,我还欠你一个大人情。

“八级熔岩之心?”

“老王称霸天火峰多年,却也是被这小子栽的……”

露西的调侃顿顿时引起了不小的骚动,这个年轻人真是胆子大。以王老的实力,当初也是在手上吃了个便宜。

那时,他没有任何宝藏…

“小混蛋,今天我要杀了你!”

听到露西在数万人面前嘲讽他,麻布老者气得涨红了脸,怒气冲冲的直接出手。

疯狂的龙拳!

身穿麻布的老者犹如霸王龙一般,身上散发着淡淡的龙力,配上先天七孔的深厚修为。

他狠狠地一拳打在了露西的脑袋上。

拳光还没来,恐怖的气息就如同山岳一般被压制了下来。

随着匡龙拳爆发出的恐怖气势,在场所有高手眼中闪过恐惧。

你在这儿吗?

露西眼神平静,心中斗志却沸腾,紫苑剑术狂涌。

曾经,这一拳让他又惊又惊。

逼迫他的人只能跳下熔岩洞,尴尬地躲起来,不敢露面。

可是现在,我还是想重蹈覆辙,逼他屈服……可能吗?

不可能!

身如紫玉,荧光耀眼,眼如血,有烟火缠绕。

完美雷焰战体被激活的瞬间,露西全身一震,背后身后的剑盒也同时落在了莲台上。

刹那间,狂暴的圣力从他身上爆发出来,完美的雷焰之躯带来纯粹的威压,将老者压在地上的恐怖气息被震碎。

就在麻布老者的气息被击碎的同时,露西眼中闪过一道寒光,他向前迈出了一步。

风随龙,云随虎,风云汇聚,龙虎生出力量!

这一步,露西身上的压力猛地向前一冲,增加了十倍,造成一阵狂风吹天。

“先生,谢谢你的好意,也请露西给我一拳!”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露西并没有后退,而是前进,以攻为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