趴在血龙马背上,阿九斗虚弱得仿佛五脏六腑都要爆裂了。

刘腾的巅峰攻击,实在是太恐怖了。

若不是古剑盒,替他挡住,恐怕他会当场死去。

但即便如此,他还是受了重伤,现在连手指都动不了了。

很难想象,如果血龙马没有咬他的背,会发生什么。

嗖嗖嗖!

刘腾、刘天和黑衣老者释放出敏捷,毫不留情地追了上去。

正常情况下,如果一条血龙马独自负重,先天强者就能追上来。

但是现在。

他们三人虽然没有阿九斗那么尴尬,但也受了重伤,消耗了不少。

他和血龙马之间的距离渐渐拉开,直到最后他叹了口气。

他完全失去了血龙马的踪迹,脸色苍白,疲惫得一点力气都没有。

“可恶!”

刘腾胸口怒火焚烧,脸上浮现出病态的红晕,呼吸急促,满脸怒火。

把自己想象成一个威风凛凛的先天强者,聚集整个氏族的力量,花费了几十天的辛勤和时间。

几乎整个家庭的所有积累都用在了上面。

但最后,一个小男孩居然摘到了果子。

竹筐什么都不是,什么都没有捞到。

“父亲,你没事吧?”

刘云和一群随从赶了过来,看到这一幕焦急的问道。

本来就缺能量缺血的刘腾,看到自己没用的没用儿子,顿时变得烦躁起来。

“垃圾,要不是你丢了冷云长矛,怎么会落得这样的下场?我自称非常聪明,我能想通,但想不通。像你这样的垃圾,十几年前就出生了!

他越骂越生气,诅咒结束,他愤怒地吐出一口鲜血。

“哥哥,别激动。那小子伤得这么重,一定走不了多远!刘天连忙劝说。

刘腾脸色阴沉,一字一句道:“找我,百里之内,不要放过我一寸。如果你活着,你想见人,如果你死了,你想看尸体!

一群人立即行动起来,在森林里进行密集的调查。

两个小时后。

骑在血龙马上的阿九斗动了动手指,已经可以微微弯曲了。

“小红,放我下来。”

扑通!

血龙马停了下来,阿九斗从马上滑落,摔倒在地。

挣扎着站起来,他靠在一棵大树上,闭上眼睛放松下来。

他全身疼痛,马背上的颠簸加重了他内脏的伤势。

过了一会儿,恢复了一点之后,阿九斗再次睁开了眼睛。

她苍白的脸上多了几分红润,但眼神还是有些呆滞,掩饰不住疲惫和痛苦。

取出仅剩的阳心丹,阿九斗叹了口气。这个时候,他只能把它当成疗伤丹药。

砰砰砰!

阳心丸进入体内,药力出现在心脏之中,过了一会儿,心脏剧烈的跳动起来。

疲惫不堪、身受重伤的身体,像一台精致严谨的机器,随着心脏的强烈跳动,又开始旋转起来。

依靠肉身强大的恢复能力,伤势逐渐好转。

疼痛稍稍消退后,阿九斗松了一口气,表情也变得平静了起来。

我以前不敢放松,因为如果我张开嘴,心肺疼痛会加剧。

“大秦帝国,只是一个边城小户族,这么强,真是太刺激了!”

阿九斗眼中闪过一道光芒,低声自言自语道。

刘腾最后一枪的力量,让阿九斗真正感受到了武魂的力量。

他心中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渴望。

渴望突破先天境界,看看他的先天种子能凝聚出什么样的武魂。

他的骨头不好,肉身也不过是普通的凡人之躯。他能不能卷土重来,就看凝聚的武魂了。

“先看看此行的收获情况!”

想到储物袋里的金莲花,阿九斗脸上闪过兴奋,疼痛被彻底压抑了下来。

这次旅行的冒险,可谓一步步惊心动魄。

只要走错一步,就会惹上大麻烦,向自己坦白。

但最终,他侥幸逃脱了死亡。他还是抓住了金莲花,他忍受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哇!

烈炎金莲被取出的瞬间,澎湃的火属性灵气不断释放。

整株金莲花呈灿烂的黄色,散发着娇艳的金光,看起来美如火。

仔细数数,这片金莲花一共有十二片花瓣,每一片花瓣都蕴含着雄伟的火灵。

可惜,以阿九斗现在的伤势,也经不起这么大的修伤。

抬头看向雪龙玛,他看到对方正盯着自己体内的金莲花。手上炽热的眼睛。

他张了张嘴,几乎要流口水了。

血龙马明显偏偏火属性,金莲花可以说是恰到好处的贴合。

阿九斗摘下一个递给它。

雪龙马卷了抿舌头,咀嚼了几下,直接吞了下去。

哇!

刹那间,血色的火焰在它的全身爆发,仿佛整个身体都着火了。

狂暴的火属性气息从中散发出来。

金莲花中蕴含的恐怖火灵,让阿九斗吓了一跳,幸好他现在没有拿走。

血龙马立刻不停的跳跃和尖叫,鲜血如河流般在体内奔腾。

哒哒哒!

往前一步,直接向远处跑去,显然生怕阿九斗太大声引敌。

阿九斗看着他离去,脸色渐渐变得凝重起来,知道此刻并不安全。

现在,以他所有的力气,都用不了百分之三十,就算被人抓住,也打不过他。

在这种情况下,很难感到安全。

盘腿而坐,阿九斗闭目,施展玄天纯阳功夫,让纯阳内气在体内缓缓循环。

金色的纯阳内在力量就像一股暖流,流过身体的四肢、骨骼和五脏六腑。

一点一点的滋养着阿九斗的伤势,加速了阳心丸的药效。

嗖嗖嗖!

半炷香过后,脚步声接踵而至,阿九斗敏锐的睁开眼睛,打断了练习。

感觉有点,不过是刘家的几个追随者。

这样的角色,正常情况下,他几招就能轻松解决。

现在,这真的很困难。

没有多想,阿九斗转身爬上了树,将身影隐藏在茂密的树枝之中。

“奇怪,刚才听到一个声音,怎么没人?”

没过多久,刘家的四五个追随者来到了古树周围。

“仔细搜索,看看是否有任何线索。族长说,这孩子受了重伤。我们任何人都能杀了他。他的头现在非常有价值。

“没有,我没看到这里。”

“会不会你听错了?”

为首的蓝衣大汉皱了皱眉头,抬头看向那棵树。

阿九斗心跳漏了一拍,连忙将身形隐藏得更好,不敢大意。

“说,要不要上树去看看?”

领导轻声说道,引起了不少赞同,大家都表示可以试试。

但是派谁去已经成为一个问题。

虽然族长说阿九斗身受重伤,但阿九斗之前杀神明的形象,还是让一群人心生恐惧。

万一,他真的还有战斗的力量。

爬树的人必死无疑。

“没胆量的东西,我来!”

蓝衣大汉骂骂了一句,最后决定上树去看看。

阿九斗的心顿时沉了下去。如果这被发现,那就有点麻烦了。

擦!

蓝衣大汉敏捷,爬行速度极快,不一会儿就要到达阿九斗的藏身之处了。

两人的距离只有一个身体位置的距离,对方只要转身就能看到自己。

阿九斗的心涨到了嗓子眼,脸色凝重,后背压在了大树上。屏住呼吸,尽量不要让自己紧张。

谁能想到,蓝衣大汉会手脚不停地继续往上爬,竟然如此不对劲。

爬到山顶后,他仔细搜索,摇了摇头,跳了下来。

“该死的,我白白爬了,什么也没看到。”

蓝衣大汉骂骂咧咧的说道,看起来颇为郁闷。

“走吧,我们去别的地方。”

阿九斗听到那群人从茂密的树上走开,松了一口气。

太危险了!

如果不是刚才受伤,碰巧爬不上太高,他可能躲不开。

被发现后,就算他们侥幸将这些人全部杀光,也还是要暴露自己的位置。

无边无际的森林中,刘家的武者在这一带到处搜寻。

“我们暂时在这里疗伤吧。”

阿九斗前后想了片刻,下定了决心,不去哪儿就在这棵树上疗伤了。

被搜查过的地方应该是短时间内最安全的。

一声不吭,一夜就这样过去了。

当清晨的太阳再次升起时,斑驳的阳光照在阿九斗的脸上,不再像昨天那样苍白。

英俊的脸看起来很有活力。

养心丸的药效已经非常有效,经过一夜的调整,已经成功恢复了80%的战力。

“是时候吞下这片金莲花瓣了!”

阿九斗取出金莲花,带着一丝意味他眼中浮现出一抹怒光,轻声说道。

我很期待这片花瓣能给他带来多大的好处,能和纯阳功夫和谐到什么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