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匹皮毛如血和火焰的神秘骏马,以及一个背着剑的青衣青年,缓缓出现在众人面前。

所有人都吃了一惊,眼中带着难以置信。

不仅是他们三人,潘岳,就连天府书院的弟子,包括刘云烟,都惊呆了。

这怎么可能?

他被紫晶闪电蟒的蛇尾重重击中,然后与紫火金莲朝着相反的方向跑去。

很明显,他想在临死之前做点什么,把雷莽引得越远越好,以免影响到刘云燕等人。

这是一个致命的局面,一个没有出路的绝望局面。

一个活了几百年的霸主级怪物,或者一个阴玄境的高手,半步紫府,怎么可能活下来?

没有可能,绝对没有可能。

可是此刻,其哲却真的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他们三人打了潘岳一顿,其中一人猝不及防。

“林哥!”

白云顿时开心的欢呼起来,天府书院的众人同时哈哈大笑,脸上的激动之情是无法用言语形容的。

“葬礼花花公子,其哲!”

“这家伙能活下来,真是不可思议。”

“能从连言语表情严肃,平时冷漠冷漠的刘云燕也

很少露出开心的表情,惊讶地说:”你这个混蛋,你没死。

“这不是想跟我算账的人吗?我怎么能在账目结清之前死去?

其哲嘴角弯起一抹笑容,一掌拍了拍血淋淋的龙马背,才落在了天府学院众人的面前。

他的目光一扫而过,抬头看向不远处的潘岳三人,眼中带着玩味的神色。

三人脸色苍白,稍晚后退了几步。

紫云湖,其哲惊人的剑术给他们三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我真的不想去想这种尴尬的经历。

“谁愿意和我算账?”

其哲皱了皱眉头,半笑着说道。

在近乎调侃的眼神下,三人一脸委屈,咬牙切齿,似乎在挣扎着什么。

“是我!那又如何?

毕竟叶沧明是个随便修炼者,满脸敌意,他冷声喊道:“其哲,别逼我,否则,就算你死了,我也不会让你好一点!

他的脸色冰冷凶狠,这种威胁相当强大。

作为随便修炼者,他必须有一张王牌,才能为自己的性命而战。

如果是普通的弟子E宗,面对这么狠的人,他可能会感到有些愧疚,不敢动手。

可惜。。。。。。

他遇到的是其哲。

吹!

他话音刚落,眉间就溅起了一抹鲜血,在其哲的手中,不知何时,他已经握住了花葬剑。

灵气一闪,自然质感的剑身,一滴一滴的鲜血,缓缓滴落在剑尖上。

蜱!蜱!

周围一片安静,让滴血的声音清晰地传到了每个人的耳朵里。

快!

太快了!

其哲是怎么刺出这一剑的,谁也看不清。就连柳云烟、潘岳等人,也只能感觉到眼前有一道模糊的剑光在闪烁,根本无法捕捉到剑的轨迹。

至于其他人,直到醒来,他们才完全没有感觉到。

刚才威胁其哲的叶沧明,已经一声不吭,遗憾地死去。

他为生命而战的手段并没有显示出他的死亡。

如果说其哲没有进入紫府,对方本来就有这个机会,可是现在……其哲已经不是以前的样子,彻底重生了,两人之间的实力也不再处于同一水平。

潘岳和韩飞吓得浑身发抖,看着其哲的表情,吓坏了。

他浑身发抖,几乎俯伏在地上,求饶。

这些方法太神奇了,完全无法与之抗衡。

隆隆!

但就在这时,地面突然一颤,一股狂暴的气息传了过来。紧接着,一股恐怖的妖力,化作一阵风,席卷而来。

吼!

伴随着野兽严厉的咆哮,风大得让人睁不开眼睛。

“这是?”

刘云燕等人的表情微微一变。

潘岳和韩飞心跳漏了一拍,表情喜出望外,忍不住狂笑道:“其哲,你了!

两人的表情张扬,丝毫没有恐惧,眉心之间聚集着敌意,仿佛随时准备出手。

繁荣!

两人话音刚落,脑袋就比其他龙岩鼠高近十丈,还要大的鼠王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中。

“鼠王!”

这是一群龙岩鼠的首领,身上充满了阴玄界大功的气息。和紫晶雷蟒相比,它非常凶猛,但也相当可怕。

其哲忽然觉得若有所思。

那天晚上,冷毅应该召唤出这个头,想要给天府书院致命一击。

可是他被自己挡住了,不过是意外的,今天出现在了其哲的面前。

如果是以前,其哲肯定会有些忐忑,毕竟他是阴玄界造就不大的妖兽。

但是现在…

他眼中闪过一丝不屑的神色,其哲心中冷笑。他竟然杀了紫晶雷蟒,又何必怕这只老鼠呢?

繁荣!

属于紫府的威压从其哲的身上蔓延开来。刹那间,方圆一公里内的支撑天空的大树,在这股威压面前同时破碎,破碎成碎片,满是鄙夷。

那些躲在山林中的龙岩鼠,在这股威压面前,顿时感受到了一股极其巨大的威压。

一个接一个,颤抖着,他们都被送飞了。

抬头望去,辽阔无垠,古树折断,草丛生,站在风中的青年犹如妖魔中的霸主。

“紫府!”

韩飞和潘岳的表情微微一变,极为震惊。

紫府的威压,怎么会这么恐怖?

那些准霸权级势力的核心弟子,恐怕也不过如此,可是他……刚刚晋升紫府。

吼!

冲向他的龙岩书书王,感受着其哲的气息,他显然愣住了,眼神挣扎。

它是在操纵下被盲目杀死的。

此刻,被这刺激,他的表情变得极为霸道,血红色,尤其渗出。

“去死!”

其哲没有给它醒来的机会。随着一声响彻天地的剑鸣,恐怖的先天剑意涌入剑中。

喊!

他手一挥,埋葬的花剑瞬间化作一道银光,一道道闪电飞出。

点击!

银光闪烁,一股鲜血飞溅在空中,鼠王的脑袋瞬间被砍断。

其哲伸出手,埋葬花剑在半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几乎是眨眼间就回到了他的手上。

剑刃,如秋水池,末端出鞘,伴随着清脆的鞘声。

老鼠王的无头尸体轰然倒下。

“葬花剑!”

柳云燕眼中闪过一抹异样之色,极为震惊。这就是埋葬花剑的威力吗?

在吕思音的手中,伯毫无光彩的剑,在其哲的手中,却是那么的耀眼。

“这……”

潘岳和韩飞顿时愣住了。见其哲看过来,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之前还有一半的傲慢。

“葬礼花花公子,怜悯!”

雪羽楼和灿江阁的弟子顿时尴尬起来,潘岳和韩飞跪了下来。

我的小组,跪还是不跪?

可就在其哲的目光一扫而过的时候,这群人突然掉进了一个没有斗志的冰洞里,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你喜欢抢劫,是不是?”

其哲看着他们两个,冷冷道:“把储物袋都扔掉。

可恨!

潘岳和韩飞的表情顿时变得无比难看。不赔钱就偷鸡的感觉不好。

但现在,情况比人更强大。

要是再向他借一百个勇气,就不敢和其哲一战了。

看看死去的叶沧明,看看堕落的龙岩书,你这样做就是这样。

两人看起来极不甘,但还是解开了储物袋,其余人也不敢拒绝。

“出去。“

其哲淡淡的说道。

几人松了一口气,立刻松了一口气,急忙逃走。

看着眼前的储物袋,天府书院的所有人都仿佛置身于梦中。

一人一剑,让潘岳等人跪了下来。

这样的风度,实在令人钦佩。

恐怕天府学院的核心弟子,在这里也无能为力。

很难想象,这个其哲,真的来自大秦帝国。

“谢谢。“

刘云烟缓缓走着,意味深长地看了其哲一眼。

谢谢,我还有其他想法。

刘云燕很清楚其哲的性情,如果顺着他的气质走,别人或许还有活下来的机会。

但潘岳和韩非绝对不会。

雪玉楼和天府书院有很深的委屈。但宗门的弟子都在外面,以潘岳和柳云烟的层次,他们基本不会杀他们。

没有其他原因,底线。

普通弟子一杀就被杀,但像刘云烟、潘岳这样的紫府精英一旦死了,损失太大了。

在情感和理智上,谁也不会放过,两派肯定会打架。

就算其哲今天不来,韩飞和潘岳也真的不敢杀刘云烟。

现在其哲来了,自然要站在天府书院的角度考虑一些问题。

“小事。“

其哲随口一笑,然后轻轻拍了拍储物袋,一朵奇花出现在他的手心。

这花的花瓣晶莹剔透,紫光璀璨,莲心金黄,闪耀如火焰。

“紫火金莲!”

刘云燕的眼中顿时露出喜悦之色,一脸璀璨的看着其哲。

“按照国王的承诺,我有幸活得上我的生命!”

将金莲交给对方,其哲微微一笑,拿出三朵紫火金莲递给对方。

“四株植物?”

刘云燕惊讶的说道。

其哲轻声解释道:“你还剩下一个。就算你不接受,也得想想和你一起来的弟兄姊妹吧?

“那我就不敬了。“

刘云燕不再谦虚,接过第四朵紫火金莲。

看到其哲的表情,其余弟子顿时好感不少。

他们此行已经得到了宗门的奖励,如果再有一朵紫火金莲,那确实是一个惊喜。

“我一个人给你这个,傻姑娘。“

其哲看着白云,眼神中带着溺爱的神色,笑了笑。

“这…谢谢林哥。

小女孩的脸顿时通红,心脏砰砰直跳。

刘云燕笑了笑,毕竟她没多说什么,这姑娘毕竟救了其哲一命。

收到如此沉重的礼物几乎是不合理的。

“林先生,我的承诺一定会兑现的。成为核心弟子后,我一定会推荐你做嘉宾的执事。

刘云燕郑重的说道。

其哲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

可卿执事,核心弟子有推荐权,但能不能入选,实在是很难说。

他对此做好了心理准备。

我只希望一切顺利,不要有太多的曲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