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灵的显现不是小事,堪称奇迹。

就连王城中泰山和北斗七星一样大的极天境强者,也被天上强大的神影气息惊动,纷纷冲向帝君的祠堂。

但他没有看到其中的线索,以为这真的是神灵的化身。

要知道,芙蕾雅的武魂,比极天境的佐辰战士还要强。极天境的普通武者,连武魂都没有修炼过。他们怎么能看穿芙蕾雅的现实?

而且,芙蕾雅已经修炼了“假神体”,所以他可以轻易的对那些极天境的武者隐瞒真相。

天空之上的巨大神像,开始吸收祭祀的力量,仿佛怒气吞山河。

神像仿佛活过来一般,深吸了一口气,祭坛上至少有百分之一的鲜血冲向神像。

祭祀之力强大到武者根本无法吸收,但芙蕾雅精通上古秘法,自然可以用假神的身体来吸收祭祀之力。

祭祀之力进入假神体内,然后通过武魂与气海之间的魂脉,将祭祀之力转化为真气,灌入芙蕾雅体内。

原本芙蕾雅是担心祭祀的力量太强,他的能量海未必能承受得住。

毕竟,只有神才能吸收祭祀的力量。

然而,当携带祭祀之力的真气涌入芙蕾雅的气海时。顿时,七海墙上的神印一一亮起,众神的梵语声音响起。

芙蕾雅两次达到至尊境界,两次引来神灵的共鸣。众神的印记已经牢牢地印在他的海堤上。

在祭祀之力的冲击下,众神的印记意外地活了过来。

如果说芙蕾雅的气海比作一片浩瀚的真气海,那么此时此刻,真气之海上空,漂浮着各种奇异的影子。

这才是真正的众神幻影。

就在神灵虚影栩栩如生的时候,漂浮在帝王祠堂之上的武魂也发出了神灵的梵语声音,吸收祭祀之力的速度提升了十倍。

祭坛中至少有10%的血气冲向了神灵的幻影。

大量的祭祀之力涌入芙蕾雅体内,让芙蕾雅瞬间突破境界,达到极境后期。齐海的空间瞬间扩大了十五倍。

此外武道修炼基础还在疯狂的提升,开始冲击下一个层次,极地级的最低层次。

“没想到觉醒了气海中的神印,如此肆无忌惮的吸收祭祀之力。“气湖既然有神烙的烙印保护,气湖肯定不会爆裂,但我的身体能承受得住吗?”

提升境界固然是好事,但达到一定境界后,肉身的压力就会增加,但祭祀之力依旧在不断涌入体内。

体内的经脉怎么能承受得住?

牺牲的力量有多大。当初,芙蕾雅只是想吸收祭司1%的力量,用来攻击地极境后期,或者说地极境小极。

不过按照祭司力量的疯狂吸收速度,芙蕾雅体内的真气,或许足以在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内杀死一名极地境的武者。

“如何消化额外的牺牲力?”

芙蕾雅发现,气海中不仅悬浮着神灵的幻影,还悬浮着一个光点。

那光点的形状像一把剑。

剑意之心。

芙蕾雅刚刚突破到剑心境界,剑意之心只有一粒米大小。

“或许你可以用剑意之心,吸收祭祀之力。”

芙蕾雅已经感觉到眉间有强烈的膨胀感,气湖似乎又在变化,这是突破到地极境小极的征兆。

现在必须采取行动。

芙蕾雅用精神力控制着气海中的剑意之心,开始吸收从灵魂脉络中涌入体内的蕴含着祭祀之力的真气。

“剑意之心,果然能吸收祭祀之力……”

芙蕾雅的压力缓和了下来,他开始思考原因。

獻祭的力量實際上包括兩種力量:祈禱的力量和血的力量。

“血能之力”,来自被宰杀的牛羊、野兽的血。在祭坛阵法的催促下,化作血气,成为打开人神之门的载体。

祈祷的力量是主体,代表着整个云武县一整年的信念和意志。

这是一种相当恐怖的力量。武魂看似吸收了10%,但实际上,祭祀的10%力量大部分都进入了神门,只有极少数被魂脉转化。吸收到芙蕾雅的气海中。

这一刻,芙蕾雅吸收的,是战俘。血气,剑意之心吸收的是祈祷之力。

也就是说,此刻,整个云武县至少有数万人在一起帮助芙蕾雅领悟剑意。剑意之心的成长速度,自然是相当快的。

吸收的祭祀力越多,帮助芙蕾雅领悟剑意的人就越多。

“轰!”

芙蕾雅的武道境界再次突破,达到了地极境的小极。

汹涌的真气冲向芙蕾雅身体的所有经脉,渗透到血液、肌肉、骨骼、内脏、皮肤、头发中。不仅修为提高了,体能也大大提升了。

原本只有一粒米大小的剑意之心,短短半个小时就长了三倍,剑形的轮廓一清二楚。

短短半个小时的训练,就相当于芙蕾雅一个人三年的辛苦。

芙蕾雅在剑心的启蒙境界上向前迈进了一步,不再是剑心启蒙的入门级境界。

祭祀仪式逐渐接近尾声。

芙蕾雅将武魂带回体内,开始炼化体内膨胀的真气。

短短半个时辰,他就相继突破了两个境界,体内的真气膨胀了百倍。

芙蕾雅之前修炼的真气,现在只有他体内真气的百分之一。

如果一次增加太多真气,如果与自身实力不匹配,自然会相当难以控制。如果你不注意,你会发疯的。

好在芙蕾雅的精神力很强,而且已经修炼了武魂,所以他还能控制体内狂暴的真气。

“太清灵火天!”

芙蕾雅紧闭双眼,按照“九天明经”第三层的运转法,调动体内的真气,在三十六条经脉中缓缓流转。

真气,每穿过经脉大圈,就会变得更加温顺。

一开始,芙蕾雅只能慢慢的循环自己的气,但随着他控制气的能力的增强,他的气循环速度也逐渐加快。

一百周后,他体内的狂暴真气彻底稳定下来。

“晋升的境界终于暂时稳定了。但要达到最佳状态,至少需要一个月的时间来安顿和巩固。

芙蕾雅长长地吐出一口气,轻轻抬起手臂,强大的真气从掌心喷涌而出。

每一缕真气都像一团火焰,一缕缕。炙热的温度。

“连续突破两个境界。以我现在的实力,就算不动用剑意和空间之力,也应该能够击败毒蛛之主。如果我能完全控制体内的真气,达到可以为所欲为的地步,我的战力肯定会提升一点。

芙蕾雅自然对自己的修炼基础很满意,站起身来,推开了宫殿的大门。

随着身体一动,芙蕾雅化作一道残影,消失在了宫殿门前。

下一刻,他就出现在了皇帝祠堂外。

“速度达到每秒180米。如果能达到最佳状态,再使用风飞龙影,应该可以达到每秒200米。芙蕾雅微微一笑,对自己的速度颇为满意。

极地境界的普通佐钦武者,可以以每秒100到120米的速度爆炸。

不过,芙蕾雅只是玄机界的小极,可以达到每秒200米的速度。可以说,以芙蕾雅现在的实力,就算十个极地境武者加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

当然,除了毒蛛少爷和紫阴阳这三位天才之外,根本无法以普通武者的等级来判断。

想要达到地球至尊境界,武者的速度必须突破到音速。

声速其实不是固定的,大约是每秒340米,在不同的环境下会上下波动。

就算是天界初期的普通武者,也无法达到音速。

所以,一个极地境界的武者,想要达到音速,绝对是那么困难。

但芙蕾雅不同。第一次达到至尊境界的时候,他注定要拥有比别人更高的起点。第二次达到至尊境界,他的起点就更高了。

对于其他极限武者来说,想要达到音速,简直就是一厢情愿。

芙蕾雅已经比其他武者多了两个境界,所以攻击地极境的至尊境界要容易得多。

一开始一切都很难,只要一开始就尽力而为,以后会比别人容易,甚至会理所当然。

不仅武道修炼如此,其他事情也是如此。

祭祀仪式结束后,三个时辰过去了,皇帝祠堂外的地上依旧仍有不少武者跪着,显得十分虔诚。

当然,更多的人开始离开,都在谈论appar它。

芙蕾雅站在一旁,嘴角含笑着听着。

“芙蕾雅,你之前去哪儿了?你没参加祭祀仪式吗?黄彦辰从远处走来,身后跟着一个老妇人和一个老者。 芙蕾雅轻轻摇了摇头,道:“之前有些事情,没时间参加祭祀。

难道发生了什么事?

芙蕾雅有意无意地盯着两位老人。他感到一股强大的压力压在他们身上,仿佛有两座山在向他侧向移动。

他可以肯定,那两个老者一定是极天境的武道神话,心中暗暗想,千水县不愧是高阶县。他居然从极天界派出了两名武者,去保护黄彦辰。不可想象。

黄彦辰神色凝重,道:“这一次祭祀仪式可不是小事。神灵出现,即使在千水县的历史上,也从未发生过。你居然错过了这样的奇迹。我想你这辈子都不会有机会看到它。是时候进行下一次神灵化了!

黄彦辰对于自己有生之年能够看到神灵显现,颇为得意,但芙蕾雅却错过了这样的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