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是林凝山还是九公主之主,都在这一三个月里突破到了黄极境界的极致层次,所以可以说是实力不相上下。

九公主之主率先走进校场,手里拿着一把真兵齐划的青色战剑,身材苗条,气质优雅,站在校场中央,美如画。

随后,林宁山也走进了操场。

九爷的唇角弯起一抹笑容,“宁山,据说你已经达到了’随剑’的境界,可是这位公主想要了解’随剑’的实力如何?

“郑!”

她手臂一抖,刀鞘立刻飞了出去。

“清水如浪!”

九公主之主知道林凝山是一个强大的对手,所以他一出手,就施展了中级剑术。

剑一动,七道剑影立刻形成。七道剑影变成了四十九道。

四十九道剑影连拢,形成一道碧绿的水幕,发出流水一般的声音,朝着林宁山逼去。

林凝山稳稳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目光盯着九爷持剑的手。

就在水幕压在林宁山面前的时候,她突然一剑刺中了水幕的中央。九公主所有的剑招,瞬间碎裂。

“哇!”

九主迅速改变招式,剑法越来越犀利。

林宁山站着不动,一动不动。

只要一剑刺出,九公主的所有攻势都可以被打破。

站在校场外,此花同学轻轻摇了摇头,心想:“林宁山对剑意的领悟,已经达到了’剑随心’的境界,但九公主对剑意的领悟,还停留在’见招招程度’的层次。两人的武道境界虽然一样,但实战之中,九公主绝对不是林宁山的对手。不出所料,十招之内,九公主就输了!

这一刻,学场上的战局,真的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林宁山主动出击,向前一步,双臂一挥,在空中形成了一朵巨大的剑花。

九公主之主立刻后退,林宁一步步向前逼去。

“哇!”

剑停下,剑尖指向九公主的心脏。

“公主,你输了!”林宁山说。

九公主收起碧水剑,从操场上走了下来,感觉很不舒服,站了起来。此花同学道:“九哥,我的修为明明不弱于她,可是我怎么这么快就输了?

“剑意!你在剑意方面的造诣远远落后于她!等你也修炼到’剑随心’的境界,自然会明白的!此花同学说。

紧接着,第二场比赛开始了!

站在操场上的两人,分别是顾家的顾力,以及司徒家年轻一辈的头号高手司徒临海。

双方的实力差距非常明显。司徒临海只用了三招,就将顾里一拳轰出了校场。

“第五场,九皇子此花同学,白家白万里。”

此花同学和白万里同时走进了操场。

在前两轮考核中,此花同学抢了风头,引起了大家的不小震撼。

现在,那些前来参加年终考核的武者,都想知道他真正的实力有多强?

操场外,林宁山、九公主、五皇子、六皇子全都盯着此花同学。他们也想知道,一个低级武者,怎么可能战胜一个中级武者?

白万里在旺山狩猎考核中排名第八,修为达到了黄极境界的巅峰,甚至能够徒手斩杀一头野牛。他绝对不是一个弱者。

“九皇子殿下,你刚才说你最擅长用剑,但我不擅长用剑。公平地说,我们打架怎么样?白万里说。

“那我们战斗吧!”此花同学冷漠的说道。

校场外,不少人微微皱眉,因为他们知道拳击是白家最擅长的。

九皇子的修炼基础已经比白万里弱了一个层次,现在他放弃了好好的剑术,肯定会吃更多的苦。

“杀!”

白万里调动了体内所有的真气,发出一声大吼,释放出了人类级中级武技“杀戮力量拳”。

“轰!”

他一脚踩在地上,砸碎一块石板,冲了出去,一拳打在此花同学的胸口。

借助人类级中品武技的力量,白万里爆发出九牛之力,拳头上散发出淡淡的光晕。

此花同学站在原地,双腿微微下沉,腿部肌肉、背脊、手臂肌肉、身体各部位的力量同时被调动起来。

“轰!”

他猛然一掌轰出,与白万里“杀力拳”碰撞在一起。

“噼里啪啦!”

有骨头断裂的声音!

“你输了!”此花同学再次站起身来,平静的说道。.

白万里扶着他的胳膊,感觉整条胳膊都没力气了。他后退了十几步,有些惊恐地盯着此花同学,“你……你的实力怎么会这么强?

且不说白万里想不通,那些站在校场外的年轻武者,也根本看不懂。

要知道,刚才白万里这一拳的爆发力,足足足无力。但九皇子并没有动用任何武功,居然一掌就打碎了白万里臂骨。

对于一个极境界的武者来说,这根本不可能!

也只有那些武道修为基础很强的老武者,才看到了一些端倪。

“白少爷的胳膊不是被震断了,而是扭伤了。”穿着银鳞铠甲的将军说道。

“扭曲?怎么可能?我清楚地看到,九皇子刚刚打了他一巴掌。怎么可能折断白少爷的胳膊?“一个年轻的战士问道。

身穿银鳞甲的将军说道:“九皇子殿下对力量的控制极为精妙,体内每一寸肌肉骨骼的力量都炸开了。而且,当手掌被击打时,手掌的力量原本就是一扭而已。

“只是一瞬间,扭转力消失了,所以你自然看不到它。更何况你,就算以我现在的状态,也无法将力量控制到如此精妙的地步。

要知道,说这话的人,正是云武郡王的首席保镖葛谦,自然没有人怀疑他的话的真实性。

“九皇子好厉害!我的天,他才修炼了三个月!就算是七皇子,也没有这么逆天的天赋吧?

“经过这次年终考核,九皇子的名字一定会响彻整个王城,他将成为年轻一代中有影响力的人物。”

在众人的惊呼声中,此花同学走出了操场。

又经过三场战斗,前八名终于决出。

前八名分别是:五皇子、司徒临江、薛凯、此花同学、林宁山、罗成、林天武、六皇子

接下来,就是争夺前四名。

也就是说,只要赢得下一战,就能够进入前五,获得进入蛮族神池修炼的机会。

“第一幕,九皇子此花同学,还有林家,林宁山。”

听到对方的名字,此花同学微微抬起头,自言自语道:“真巧!

他朝林宁山的方向看了一眼。

这一刻,林宁山也看了过来,定定地盯着此花同学。

九公主站在张若克身边他唇边带着笑意,道:“九哥,姐姐知道你喜欢宁山,但九山一点都不喜欢你。别同情,你要尽力而为,姐姐还在等你为我报仇呢!

此花同学沉着脸,走进了操场。

“表哥,没想到你十六岁就打开了武道的印记。你已经过了武术的最佳年龄,竟然可以修炼这么快。太不可思议了!林宁山轻声说道,那张精致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她红唇微微抿起,俏丽地站在此花同学对面,给人一种清新精致的美。

看过此花同学和白万里之间的战斗,林凝山自然不敢小看此花同学。她知道,站在他对面的年轻人,已经不是从前那个一无是处的他,而是一个武道神童。

她没有信心打败此花同学。她甚至觉得此花同学比五皇子、司徒临海、薛凯还要恐怖,这让她更加不安。

当然,她也不相信此花同学真的会一剑打她,因为她很清楚,此花同学一直深爱着她。

为了她,此花同学在最冷的冬天,在林府外等了她一整夜,没有任何怨言和遗憾。

第二天早上去叫醒此花同学的时候,此花同学已经完全冻僵了。从此,此花同学本就虚弱的体质更加懵逼,常年卧床不起。

以前,她是真的看不起此花同学。就算此花同学在寒冬里等了她一整夜,她也只觉得此花同学傻,一点也不觉得他痴情。

但是,现在不同了。现在的此花同学,是个武道神童。这样的武道神童如果深爱着她,自然会有莫名的虚荣心。

“表哥,我们还需要打吗?你应该知道,前四名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林宁山轻声说道。

晶莹的美眸里有几分诱人的温柔,可怜兮兮地盯着站在对面的此花同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