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这话,藤野笑了起来。

要么投降,要么死!

这真的是他最喜欢对人说的话。

没想到,风水轮流的时候,有人对他说了这样的话,真是实在是实事求是报。

但藤野并不打算屈服于此,他不会把自己的命托付给别人的手,这让他颇为不爽。

想到这里,藤野缓缓举起手中的如意剑,道:“真的吗?没想到你这么自信。

“很好,既然你已经说了,皇上不回答你就不好意思了。”

说话间,如意剑尖已经锁定了吴俊,藤野眼中露出寒光,道:“本皇现在给你两个选择:要么,要么永远留下!

这话一出,全场就沉默了下来。

十地势力的三千多名大圣境修士,都傻眼了。

他万万没有想到,藤野真的这么猖狂,哪怕面对他们,可是面对吴俊这样的年轻人,还是那么的嚣张,他是在找死!

过了一会儿,一行人兴奋起来。

藤野如此嚣张,甚至公然违抗吴俊,这意味着后者的死亡即将来临。

虽然之前他们无奈只能拿下藤野,但吴俊不一样,他是个年轻人,而且正如刚才所说,藤野和他之间还是有很大的差距的。

也就是说,一旦吴军和藤野打起来,藤野肯定是输家。到时候,不用等别人动手,藤野必死无疑。

想到这里,三千多名修士更加兴奋了。

他们从心底里瞧不起藤野。毕竟,在他们眼里,藤野只是一个在贫瘠的土地上长大的原住民。

就连这个土人展现出来的潜力和实力,也让他们无与伦比,甚至有些绝望。

但是他们不会承认这样的存在,如果能杀了藤野,他们自然会喜喜若狂,尤其是之前注意到自己帝界强者的模样之后,更是看藤野的天幕不悦。

在这种情况下,吴俊也吓了一跳。

他没想到藤野竟然敢这样跟他说话。

作为少年至尊,他的话语权在九天十个名额内是绝对的。

就算是家族内部,他也有不菲的威望,这也导致就算是命令,也没有人敢不听话。

可是现在呢?

藤野不仅反驳他,甚至当众挑衅他,让人不忍。

过了一会儿,吴俊才回过神来,英俊的脸上露出阴沉的神色,他定了定神。凝视着藤野,道:“很好,你是第一个敢违抗我的存在。

“既然如此,我今天就给你死,让你明白,强者的尊严不能被弱者冒犯。”

说话间,吴俊右手一抖,顿时一股恐怖的剑气穿透空气,嘲讽地攻击着藤野。

看到这种情况,藤野眯起了眼睛。

吴俊一出手,就觉得后者的剑道水平和自己处于同一层次,都是剑域。

顿时,藤野不敢小看他。手中如意剑一挥,三法则同时爆发,三色剑气闪耀,直接朝着吴君攻击的剑气扫去。

砰——

下一秒,两道剑气在半空中碰撞。

一声可怕的爆炸声响彻整个房间,两道剑气直接碎裂。

然而,这看似势均力敌的情况,却让藤野微微皱起了眉头。

他刚才没有太过留手,但吴俊只是用手代替剑发动了一击,所以处于劣势。

藤野下意识地握紧拳头,心想:“这就是少尊的威力吗?真是出乎意料!

“再说了,这家伙既然是少君,那就说明他一定有血、体质、骨骼的异常之一。一旦他用了这样的方法,我就想和他一战。唯一的反制方法就是使用冷月图腾。

“果然,少年至尊代表了九天十名的年轻一代的巅峰境界。与之前的三千个平庸天才完全无法比拟。

藤野一边嘀咕着,一边看着吴俊说道:“是啊,你的战力很不错,算得上是个好对手,你没有让我失望!

这话一出,吴俊冷哼一声:“疯子!

他刚才的攻击只是随意的,但现在藤野觉得自己刚才可以和他匹敌,根本就没有眼光。

脑海中念头一动,武君后期威力爆发,随着他挥手,背上的剑鞘颤抖。

伴随着嗡嗡声,一把锋利的黑色刀刃出鞘。

“啪!”

伸手抓住黑剑,吴君看着藤野说道:“藤野,既然你这么不懂赞美,那我就让你看看,什么才是年轻至尊的战力,让你了解你我的实力。差距有多大啊。

说话间,吴君挥动黑剑,一股巨大的数千丈黑剑气爆发,毁灭法则,黑暗法则合二为一,直朝着藤野所在的区域斩去。

看到这一幕,朱天彭氏瞳孔一缩,心想:“无敌法则!

毁灭法则和黑暗法则都是无敌法则,在吴俊手中如此巧妙地合二为一,散发出来的威力和影响力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最重要的是,从这两条法则的力量中,藤野感受到了100%超越法则的力量。

也就是说,毁灭法则和黑暗法则的威力,在他的认知中,已经超过了百分之十的法则,达到了毫无头绪的程度。

想到这里,藤野眼中一亮,然后心想:“不行,我一定要尽力而为,不然恐怕会被这家伙压制。

下定决心后,藤野深吸一口气,体内法力在循环,手中的如意剑璀璨,时空命运秩序迸发,随之而来的是好运法则。

四大原则合力,一股开天之感在一厢情愿的剑上升起,五股势力揉捏在一起,直接迸发出令人窒息的波浪。

在藤野的控制下,如意剑动了。

刀刃划破虚空,绝世斩击在这一刻爆发出来。

一股不逊色于黑色斩击的剑气浮现而出,大小数千丈,冲了出去,意图毁灭死者。

在周围众多修士的注视下,两道剑气在半空中汇聚,狠狠的碰撞了起来。